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无良公主要出嫁 > 番外、无猜岁月(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番外、无猜岁月(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京都的百姓都知道,自从离王世子夫妇常年离京之后,这离王府做主的就不再是离王爷苏胜天,而是变成了小世子苏君白。

    离王府的大小事务,全是由小世子一手操办,离王爷直接转到了幕后,提前养老。

    这么一来,小世子在京都的声名,倒不比苏清吟当年差。

    年少老成,行事稳重,有勇有谋,等等赞美数不胜数。

    与苏君白同批的权贵子弟,一时间全被比了下去,而被比较的最为频繁的,就是身为太子的苏清玄。

    没办法,谁让京都之中,只有这两位小祖宗的身份最高呢?

    而且还有着不合的传闻在。

    当外面的传闻越演越烈,传到皇宫里的时候,苏胜风陷入了沉思。

    清吟那小子成天带着小七满地跑,也没见怎么教导小白,怎么小白还这么出色呢?

    据他所知,现在离王府的事务都是由小白负责的,这架势,比当初清吟那小子还能干。

    这么一想,好像小八完全被小白比下去了啊……

    一想到这个认知,苏胜风就坐不住了,大手一挥就让陈莱把苏清玄叫了过来。

    “小白那小子那么争气,你这个当舅舅的可不能被他比下去,从今天开始,这朝中的大小事务,就交由你负责了!”

    苏清玄满头雾水而来,听完自家父皇的话之后,就更加茫然了。

    什么叫,这朝中的大小事务,就交给他负责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父皇明明就是自己想偷懒!

    他前两天去凤仪宫的时候,还听到母妃和父皇说悄悄话,说什么,七皇姐和姐夫满七国跑,又是去桑海看日出,又是去夷国看日落,自在的令人羡慕。

    还说等他退位,把大齐交到他手里之后,他们就去找七皇姐,跟着他们一起赏尽天下风光。

    说好的等退位,结果现在就要撂担子了!

    什么小白争气,都是借口!

    苏胜风才不管这是不是借口呢,把话一扔,连带着近几日朝臣递上来的奏折,一同丢给了他,自己则是屁颠屁颠的去凤仪宫找皇后去了。

    留下苏清玄望着御书房里沉甸甸的事务,无语望天。

    已经略显老态的陈莱呵呵一笑,“太子殿下,皇上说了,殿下就先从处理奏折做起,这里是近三日朝臣们递上来的奏折,紧急的皇上已经处理过了,剩下的就是交给殿下你练手的。”

    面对陈莱殷勤的眼神,苏清玄说不出半句拒绝的话来,只得认命。

    *

    离王府,清吟阁。

    自从苏清吟和络轻纱常年不在府中之后,除去清吟阁的主院依旧没动之外,旁边的两个侧院已经重新翻修过了。

    一处成了苏君白的院子,一处则成了苏君灵的住院。

    两兄妹有个不负责的爹娘,也只能在住处上下功夫,希望能离爹娘隔的近一点了。

    这会苏君灵早练完成,洗完澡换了身干净衣服之后,就一溜烟的钻进了苏君白的院子。

    “哥~哥~”

    “小公主。”离墨见着眼前咋咋呼呼的少女,恭敬一礼。

    “我哥呢?”

    “小世子在书房呢。”

    “哦,你不用跟着啦,我自己去找他。”苏君灵摆摆手,提着裙摆就跑向了书房。

    “哥~哥~你还没忙完么?”

    人未到声先至。

    苏君白画下最后一笔笔墨,收起了面前的信纸,回头望去。

    “忙完了,你今日不是说要去找齐恒玩,怎的还没出门?”

    听到秦恒二字,苏君灵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我不想去了。”

    “怎么了?”苏君白微微蹙眉,难道是齐恒欺负灵儿了?

    “不是啦。”苏君灵摆了摆手,她知道哥哥护着她,若是这话不说清楚,只怕下午齐恒就要倒霉了。

    “哎呀,还不是京都的那些千金小姐们。”

    一想到这事她就生气,“我跟齐恒哥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明明整个京都都知道,现在她们却老是在暗地里说什么,‘离王府的小公主看上了齐世子了’、‘小公主对云世子也有意’,搞得我都不敢跟他们玩了。”

    听完经过,苏君灵蹙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安慰道。

    “无事,京都喜欢在暗地里嚼舌根的人本就不少,不必理会就是。”

    “我也没打算理会啊,只是……只是……”苏君灵撅了撅唇,“只是我心里不开心嘛,还有,齐恒哥哥好像喜欢上一个姑娘,我可不想让他喜欢的姑娘误会!”

    说了那么多,其实这一句才是重点,苏君白不禁失笑,他家灵儿还是这么善解人意。

    以前大家年纪小,再怎么一起玩闹,都不会有人多想,而如今,灵儿也有十三岁了,京都许多这个年纪的女子都已经有心上人,乃至定下婚约,也难怪会有人多想。

    不过,在苏君白心里,自家妹妹乖巧懂事,心善又讨人喜欢,整个京都都找不出一个比她更好的来,齐恒云帆那两个小子才配不上呢!

    这件事说开了,苏君灵心里那点别扭也彻底消散,视线瞥见桌上的信纸,顿时就扑了上来,神情说不出的激动。

    “哥,你是在给爹娘写信么?是不是爹娘寄信回来了?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苏君白心知她在想什么,直接将自己刚刚写完的信递给了她,笑道。

    “是娘的信,娘亲和爹爹这会儿在大梁,在干娘那做客呢。”

    苏君灵快速扫了一遍信纸,先是惊喜无比,而后又神色怏怏的撅起了嘴,“我还没见过干娘呢!我也好想去大梁玩。”

    干娘名唤云净初,是大梁的一品郡主,据说,娘亲是在年轻的时候与干娘相识的,两人性情相投便一直有来往。

    后来娘亲生下哥哥和她之后,干娘还千里迢迢送来贺礼,后来就认了干娘。

    不过,她和哥哥却从来不曾见过干娘本人,只是从传闻中听说,干娘在大梁的名声,跟娘亲在大齐有的一比。

    嗯,离王府的书房里,还挂着一副干娘的画像,是娘亲亲手所画,当初因为这幅画像,爹爹还吃醋闹了许久呢!

    “放心吧,有机会哥哥带你去。”苏君白拍了拍她的头,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苏君灵却不领情,撅嘴瞪了他一眼,控诉道,“我才不信呢,哥你现在比爹爹当初还忙,祖父也是的,压根就不管事,等你有空还不如我自己去呢!”

    这话控诉意味十足,偏偏说的全是事实,苏君白无法反驳,只得讪讪摸了摸鼻子,不答话了。

    “算了,反正也没抱期望,你是离王府的接班人嘛,我懂得,我还是去找小舅舅玩好了。”

    苏君灵又嘟囔了两句,没好气的将信纸拍在桌子上,提着裙摆就往外跑。

    “等等,灵儿!”苏君白哭笑不得的叫住她。

    “又干嘛?”

    “小八那你还是别去了。”

    “为什么啊?”

    苏君灵很是不解,齐恒、云帆、萧喻、萧钰等等,不管她去找谁玩,外面都有会人乱说乱想,可小舅舅就不一样了,哪怕她再怎么闹腾,也无人敢多言。

    哥哥为什么不让她去找小舅舅?

    苏君白想起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默默在心里为苏小八掬了把同情泪,面上却是一脸平静的劝道。

    “小八被皇祖父拉着处理朝中事务呢,现在只怕比我还忙,你去了只会让他分心,还是别进宫胡闹了。”

    “什么呀,你们一个比一个忙!”苏君灵郁闷了,连小舅舅都不能找,她还能找谁玩?

    “乖,我们都长大了,自然有长大了的责任,哪里还能跟小时候一样胡来?”

    “嘁,就知道跟我讲大道理,算了,京都待着没意思,我离京几天去玉泉寺玩玩,等你忙完让离墨给我传信,我再回来。”

    苏君灵做了个鬼脸,不给苏君白拒绝的机会,就脚尖一点消失在原地。

    留下原地的苏君白,一脸无奈的摇头,“这丫头,这闹腾的性子跟娘亲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离王府老一辈不管事,管事的一辈满七国跑不见人,苏君灵去哪需要通知的只有苏君白一个人而已,从书房一出来,她就回房收拾东西,包袱款款的跑路了。

    玉泉寺的慧明大师依旧声名远播,连带着玉泉寺也是香火旺盛,信男信女络绎不绝。

    苏君灵以前没事就爱往玉泉寺跑,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从未谋面外祖父外祖母的牌位,就放置在玉泉寺。

    络家军络轻纱早就交到了苏君灵手里,越是跟络家军相处,苏君灵对络家军口中的将军就越发仰慕,从小时候起,她最爱听的故事,就是以前外祖父带着络家军保卫边疆的事迹。

    原因之二则是因为,如今的络家军日渐壮大,除去江湖络家驻守的人手,以及叙城留守的人手之外,还有一部分则是停留在京都。

    而玉泉寺,便是络家军在京都的一个驻点,亦如当年络轻纱在这跟络家军汇合一般。

    苏君灵最初的念头只是想着出来晃晃打发时间,却不曾想,京都里会闹出一场翻天风波。

    *

    苏君灵离京只是小事,没有引起半分波澜,而京都的众人依旧忙碌于自己的正事。

    苏清玄照例处理完一天的朝务之后,感觉脑子都快不是自己的,全身酸痛,头也晕晕乎乎。

    “殿下,要不然奴才送你回宫吧?”陈莱这几日一直在苏清玄身边辅佐,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他的胳膊。

    “嗯,对了,父皇呢?”

    陈莱一噎,眼神略有些躲闪,“皇上……”

    “嗯?”苏清玄眸光一滞,“父皇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被苏清玄的目光一扫,陈莱心中顿时一惊,明明太子殿下看起来温润无害,怎的眼神也这般迫人?

    “皇上他……”

    “跟皇后娘娘偷偷出宫了,说是不要告诉殿下,等他们在外面玩够了自然会回来。”

    苏清玄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他就知道,说什么朝务交给他是为了锻炼他,全都是假话,父皇明明就是想带着母后,跟七皇姐姐夫一样,去过二人世界!

    眼看苏清玄面色变换不停,陈莱紧闭上了嘴,半句不敢再提。

    皇上已经偷跑了,谁知道太子殿下会不会殃及池鱼?

    良久,苏清玄深吸了口气,认命道,“算了,人都跑了,说什么也没用。”

    “太子殿下说的是。”

    “算了,你也别跟着我了,父皇离宫的消息切记不可外传,宫中的防卫你也多关注一些。”

    对他来说,父皇和母后出去散心自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朝中龙蛇混杂,谁知道有没有人有异心?

    万一有人知道父皇不在,借机搞出什么幺蛾子,那就麻烦了,容不得他不防!

    ------题外话------

    ps:这次的番外,主要写小一辈,灵儿、小白、小八之间的事。

    有温馨日常,也有初心抉择,喜欢可以继续关注,明天继续。

    emmm,因为写公主番外,郡主今天的更新晚一点,会在十点左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