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魔鬼传奇 > 第两百一十八章 杀人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八章 杀人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方适游到无风之地外,一艘小艇接应方适,方适拿对讲机联系征服号,说明了自己刚才遇见的情况。征服号早就准备好会议室,方适这边一说,异能者们开始有各种猜测。这时候一名科学家道:“是能量形态。”

    大家静静等科学家说明。

    科学家道:“以核辐射为例,在特殊仪器观察下,辐射源会如同花朵,或者说树枝一样朝外喷散能量,弹射出一道物质,物资本身挥散出去,形成树枝状……”

    科学家说了一堆的专业术语,最后通俗总结:“一个放射源,如同发射子弹一样朝四面八方发射,发射出去的子弹会自己弹跳改变自己的方向,一直在衰弱期最终消失。方适看见的应该是能量,同时是衰弱期很长的能量,并且还能在海中弹射。说实话我的知识已经无法解释这个原理……怎么说呢?从理论生硬解释来说,应该有一个被压缩的超强能量源发射出这样的能量。但是如果被压缩的超强能量有一个口被释放,会造成爆炸或者喷发。意思和高压锅一样,能量如同高压锅,这时候高压锅裂开一个口,就会导致气压不同,高压锅内的气体一股脑朝外冲,造成爆炸。”

    方适疑问:“高压锅有在漏气,一直放气啊。”

    “高压锅的排气阀是将空气排空,最后让高压锅达到纯水蒸气……”

    爱德华指挥官问:“最后放出来的是水蒸气?”

    科学家低头想了一会:“对不起,我不应该说高压锅,我说气球,气球用牙签戳破一个孔,会引发爆炸,是因为气球内的气压和气球外的气压不同,当戳破一个孔,气球内的气会全部朝这个孔冲出,导致爆炸。明白了吗?”

    “哦。”大家齐声回答。说气球就好,说什么高压锅。

    科学家道:“我敢肯定这是一种能量,而且这种能量强度会很高,至于和异能者念力怎么比较,我就不清楚了。”

    多莉道:“这似乎和晶石差不多,晶石也是会持续放出能量。通过制造环境的实验室观察,晶石在置于魔法阵或者用途之前,在被从原矿加工成晶石后,其能量会四处飞散。通过魔法阵控制,控制其能量朝特定方向持续发射。”

    方适惊叹:“晶石科研学?”

    多莉道:“有所研究。综合来看,我认为有一个巨大的能量晶石或者类似的东西在一个魔法阵或者类似的东西中。女神殿是女神为南半球之王居住和工作的地方,南半球当时发生过战争,女神有死敌,双方交战了几十年。按照典籍记载,对方使用邪术吸取女神战士的灵魂。女神使用具象魔法阵找回灵魂,灌入失去灵魂的战士体内,让其重新可以参加战斗。”

    毕斯提起过灵魂具象阵,唐奈家族从蓝洞挖取的符文石很可能就是灵魂具象阵。

    多莉道:“女神和死敌都属于神级别,双方用各种方式交战。一度女神弱势,被对方打到了女神殿前。能不能这样猜测,女神殿内有魔法阵保护了女神殿。”

    方适不同意:“从甘伯爷爷的经历来看,这能量不是保护能量,应该是攻击性能量。我再猜测,甘伯爷爷或者是海员就是被这种能量击中,导致了负念力状态,并且全身腐烂。”

    多莉想了好一会:“不清楚,不过要小心这种能量……能不能通过能量去找到能量发射源呢?”

    方适回答:“没办法。”

    多莉问:“你是不是有用特殊的办法才看见亮光?”

    方适回答:“特殊吗?就是用念眼。”

    “是吗?”多莉明显不相信,问:“密度大吗?”

    方适道:“我就看见这一道亮光。”

    多莉道:“小心戒备。”

    方适道:“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在海中潜水寻找,只看见食藻类小鱼,还有藻类,没有发现体形比较大的,以吃小鱼为生的鱼类。”

    科学家道:“会不会比较大型的鱼类会起到避雷针的作用,会吸引亮光攻击它们?”

    方适道:“可是我距离亮光也不远,并没有被攻击。”

    这……

    方适提出的这么多问题,虽然有人答,但是都感觉和正确答案相差很多。方适提到了石头建筑,并且将图像传输了过去,图像只能看见一根三米多高的石柱。不过就算只有石柱,也表明这里曾经有人居住。印证了女神曾经是南半球之神,南半球突然坍塌这一事实。之前这种说法只存在在女神教义中,并没有得到外界的认可。

    “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研究。”方适朝自己小组游了回去,什么都别说了,开复眼,24小时开复眼。我x,眼睛好干涩,太亮环境开复眼,眼睛会很疲劳。

    ……

    中午十二点,探路组发射了信号弹,接应组副队长克斯拿了信号旗站立到船只顶部。探路组已经到达了第一个高点,一名异能者站立在树顶,打着旗语。克斯内心是崩溃的,为了锻炼自己,她以普通人身份和能力加入过海菌成为一名通讯兵。但是旗语讲究的是简单易懂,如何将方适海底的发现告诉探路组呢?

    最后改为灯光发摩斯电码,双方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基本弄清楚对方的遭遇和发现的情况。

    探路组反馈来消息和接应组发现的情况类似,山中有植物,有昆虫,但是未发现较为大型的哺乳动物,甚至没有鸟类。昆虫种类非常多,蚂蚁,蚊子,黄蜂。

    接应组科学家德萨听完,连说了三句:“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方适道:“我去过很多荒岛,有些荒岛就是没有哺乳动物。甚至连蛇都没有。”

    德萨道:“生态平衡知道吗?以蚂蚁为例,它有很多天敌,比如食蚁兽,比如鸟类,当然,也有昆虫类天敌。但如果没有哺乳动物天敌,那会导致蚂蚁遍布整个岛屿。”

    大家一起问:“然后呢?”

    这些人的无知实在让自己太有成就感和吐血,德萨道:“然后你们看不见绿树,因为蚂蚁会无限生产,食物不足就会以植物为主,蚂蚁的繁殖是非常可怕的,不说几年,二十年吧,肯定能将这座岛屿吃光。自然的食物链就是这么有趣,食物链会保证生态的平衡。为什么很多国家鼓励猎鹿,很多女生问,那么可爱的鹿鹿为什么要射杀它,人类实在太贪婪了。实际上在很多国家鼓励猎杀鹿群,就是为了保护生态。鹿群没有天敌情况下,繁殖较快,并且每天需要大量的草木食物。不说植物无法生长,连树木都无法存活。有机会可以了解下,著名的并且事实存在的凯巴伯森林狼和鹿的故事。”

    方适忙打断兴致勃勃的德萨:“博士,你意思是蚂蚁的繁殖也受到了影响?”

    德萨点头:“昆虫类生存能力强的可怕,有人做过一个理论实验,核冬天状态,能活下来基本都是昆虫,哺乳动物只有老鼠可能存活。正确的推断,我认为无名岛的环境非常恶劣。另外植物对环境的要求比昆虫更低。”

    卖孟看了下随身携带的伽马辐射剂量仪:“没有检测到辐射。”

    “不一定是辐射。”德萨道:“比如xx山著名的沼泽毒雾,毒雾产生后,首先遭殃的体形大的动物,其次是体形小的动物,昆虫也面临死亡,但是很多昆虫会很快适应有毒环境,并且生存下来,植物基本不受影响。”

    方适问:“博士,你意思是空气有毒?”

    “还好你不是我的学生,否则我会把你踢到海里去。”德萨道:“正常生物适合在a温度a湿度a氧气含量等幻境生存,这地方湿度,温度等都属于B,就会导致无法生存。不一定是辐射,不一定是毒……”

    克斯道:“探路组测量了湿度,温度,氧气含量等数据,和外界差不多。”

    德萨皱眉想了很久:“唯一的解释,科学还不了解的念力能量的问题。”一些著名科学家承认,目前很多事情无法通过现在的科学来解释。

    山大点头:“魔法阵或者法阵之类的东西导致了生态环境的不同……也就是说,这个法阵覆盖的范围就是无风之地。就因为这个法阵导致了无风,白云……”

    德萨道:“我对魔法阵没有研究,无法回答你。方适,下午你派人协助我们对海洋进行采样,我们需要藻类,鱼类,泥沙,不同深度海水……”

    方适道:“克斯,由你负责。”

    克斯看方适,她不想做这么琐碎的事,方适道:“我是组长。”

    克斯无奈:“好吧。”

    ……

    下午很平静,到了傍晚六点左右,探路组和接应组再次进行联络,探路组已经搜索了2/ 5面积的岛屿,未发现有异常情况,他们将在高处扎营,夜晚营火会不断燃烧,有专人每半小时添加柴火,如果接应组看见火光熄灭,那代表他们遭遇了麻烦。

    接应组将这消息传递到直升机,直升机转达到征服号。

    晚餐很简单和简陋,就是饼干和泡面,用完晚餐后,克斯接任副组长,她将带领一名队员负责值夜。

    晚上十点,海面出现了水气薄雾,这是很正常的,特别在无风的海面,河流,因为温差原因会导致水雾的出现,通常出现在夜间和清晨。

    白天用眼过度让方适很难受,现在感觉眼睛好多了,随之开复眼一看,吓了一跳。从东南位置,也就是无风之地深处弹射了很多亮光,说很多也没有,大概十几条。与在海中不同,空中的亮光弹射速度非常快,出现在距离海面五百米高处,在深夜之中看的特别清晰。

    亮光之间很稀疏,目测两道光之间距离相差超过三公里以上,一道道亮光朝无风之地外扩散弹射而去,慢慢的从亮到暗,最后消失。当一道光消失,天空似乎又补了一道光,从远处弹射而来。方适感觉这些光是从一个地方朝四面发散而去。如同太阳一样,四面八方的照射。

    这时一道亮光朝探路组的营火而去,探路组在海拔两百米的高处扎营,距离亮光五百米的高度还是比较远的。亮光如同跳舞一般弹射,弹射……在接近营火的上空,亮光突然改变朝前弹射,扑向了营火。连续三点弹射为直线弹射,如同海鸟发现海面上的鱼一般,原本海鸟是朝一个方向飞去,也会慢慢转弯,不是直线。但是在看见鱼后,如同一支箭一般从高空直线坠落。

    “探照灯。”方适急道:“发信号,问情况。”

    信号枪发射信号,探照灯照向营火处,双方开始交流,一会克斯回答:“探路组两人轮流值夜,没有情况,一切都很安静。”

    方适道:“我认为他们被袭击了,要求他们现在马上撤离。”

    克斯问:“被什么袭击?”

    “光,他们被光袭击,光在他们上空飞过,如同飞机发现了地面敌人一般,突然对他们发动攻击。”

    克斯打信号,探路组全部起床,组长让每个人感觉身体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所有人都回答没有,就是走了一天路,疲劳和困。于是探路组回应,谢谢关心,暂时未发现不妥,拒绝撤离。

    方适见此,也不敢睡了,坐在船边看营火,探路组准时的半小时加营火。营火会慢慢熄灭,每半小时就会重新燃烧起来。一切都很正常。方适一直盯到凌晨两点,未发现情况,折腾了一天的他靠在船舷边护栏进入了睡眠。

    ……

    方适是被惊呼声吵醒,值夜的克斯压低声音:“博士,博士……”

    德萨博士裹了睡袋,就睡在方适的对面船舷护栏下,距离不到一米,方适看去,只见德萨博士一动不动:“什么情况?”

    克斯手拿毛毯道:“我本打算给你盖上毛毯,不小心踩到了博士,发现不对劲,念力感觉他已经没有呼吸。”

    方适上前,检查德萨,不仅没有呼吸,也没有了心跳。

    全船人都被惊醒,孟买从船舱出来,听说情况,立刻去查看:“死了半小时。”他没有兔死狐悲之感,似乎在陈述一个事实。

    方适抬头,开复眼,看见了壮观的一幕。复眼的黑白世界中,无数的亮光如同流星一般在天空上划过,其密度不是自己睡觉之前看见的亮光可以比拟,用铺天盖地一词来形容也许过份了点,用万箭齐发说明一点都不过分。再看营火位置,营火上空经过的亮光一道道毫不犹豫的扑向了营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