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刘备的日常 > 1.16 天下富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6 天下富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临乡城,蓟王宫。

    最近一直沉浸在沁人心脾的喜悦之中,又有些患得患失的临乡家臣们。

    皆正襟危坐。

    大堂内薰风习习,轻烟袅袅。

    身前地板光可鉴人,一尘不染。却不知为何,总易忽生恍惚之感。

    王宫应有内官。但王太妃与王妃皆不喜,故一直未置。

    话说光武帝洛阳立朝,去繁为简。妃嫔称号只留四等:贵人、美人、宫人、采女。

    皇帝都如此节俭。陛下已降,诸王后宫品秩,皆有下降。

    前汉时,诸侯王正妻称王后,母称王太后。今汉时,诸侯王封地日渐缩减,王后亦改称王妃,王太后改称王太妃。

    时下单单一个称呼,亦大有不同。

    刘备曾称龟兹王母:王太后。乃因龟兹不是大汉分封的诸侯国。而是朝贡的藩国。所以称王后、王太后。

    而刘备的封国,便是汉庭策立的诸侯国。故母亲称王太妃。全称:蓟王太妃。

    正妻公孙氏称王妃。全称:蓟王妃。

    待母亲与公孙氏仪仗摆驾帘后。堂上家臣这遍伏地行礼:“臣等,拜见王太妃,王妃。”

    “诸君免礼。”母亲轻声说道。

    时下‘卿’字不可乱用。只有当三公九卿列席时,才可用‘众卿’二字。

    类似场合可称诸位。位,便是指席位。

    或如母亲这般,称诸君。

    皆可。

    恰逢五日一次的大堂会。三百石及以上家臣皆有列席。

    左右列文武。前后排品秩。

    如前所说。入宫堂会,还需有“门籍”。无籍不得入内。

    文官居左,武官居右。据说源自《老子》:“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

    同排,位高者居前。左以左为前,右以右为前。皆是距王座最近的一排之首。

    同排,意味着官秩相同。一千石各城城令,坐在一排。如何区分位高者?

    简单。

    官位相同看爵位〔民爵〕。爵位相同,看为官早晚。同年入仕〔举孝廉〕,再比年纪长短。

    所以说。时下,年纪反倒是最次的选项。

    “昨日,蓟王六百里送来王命。”母亲话刚出口,堂上家臣皆浑身一震。

    “我临乡家臣皆有封赏。”先给众人一颗定心丸,母亲又道:“蓟王忧心国境,宜尽快与州郡交割。”

    “回禀王太妃,此次立国,与一片白泽的临乡不同。五县皆有地界。只需按图交接便可。”右丞耿雍答道。

    “五县令、长与三郡属吏,已先后抵达临乡,正在宫门外候命。”左丞崔钧亦言道。

    “五县令、长,政绩如何?可有新官任命。”母亲又问。

    “臣等以为,先交割国土,再行考核不迟。”耿雍答道:“平稳过渡,尤为重要。”

    “如此,也好。”母亲从谏如流。

    “来人。”

    “臣在。”家令士异遂入大堂,自跪帘下。

    “念吧。”母亲知家臣们早已等不及了。

    “喏。”士异再拜起身,面向群臣,从袖中取出六百里王命,徐徐展开:“常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备,无论身在朝堂,亦或是远在西域,皆心系故土,思念诸位。悠悠二载,几度春秋,南征北伐,转战万里,终是封王。此非备一人之功也。‘苟富贵,无相忘’。然,何为富贵。

    陛下策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天下富贵,岂非明君之道哉!

    兴邦有道,而令天下富贵,方为明君之道。

    备深以为然。愿与诸君携手并进,谋一个天下富贵。”

    与其说是一份诏令群臣的王命。不如说是一封与友书。刘备甚至未称孤。通篇以平辈至交的身份娓娓道来,饱含情义。

    最能打动人心。

    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聚拢到刘备身边的,皆忠义志士。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

    微微停顿,士异又念道:“擢升校尉黄忠为蓟王傅。授银印青绶。”

    “臣,遵命。”居于武将之首的黄忠伏地行礼。接过侍女送来的印绶、官服,诸物。再拜称谢:“谢王上。谢王太妃,谢王妃。”

    诸侯国原有太傅。景帝即中五年令诸侯王不得治国,改丞相曰相,通称“傅相”。

    “擢升右丞耿雍为蓟国右相。授银印青绶。”

    “臣,领命,谢恩。”

    “擢升左丞崔钧为蓟国左相。授银印青绶。”

    “臣,领命,谢恩。”

    “擢升右家令夏馥为蓟国左令。授银印青绶。”

    “臣,领命,谢恩。”匠作馆夏老,伏地拜谢。

    时人同名同姓,何其多。无人将形貌毁瘁的夏老与并称八顾的天下名士,想成一人。

    再者说。名士又岂会入墨门。

    “擢升左家令士异为蓟国左令。授银印青绶。”

    “臣,领命,谢恩。”士异跪地行礼后,起身继续诵读:

    “另授,楼桑令乐隐、郦城令郭芝、督亢令管宁、西林令阎柔、益昌长卢节、容城长卢俭、南关长吕常、平曲长刘涣、南广阳长崔琰、大利长苏越,蓟国舍人。”

    “臣等,领命谢恩!”总食双奉!城令秩千石。再领六百石。折五十七万六千钱。若不论春腊二赐,薪俸已超两位国相与国令。

    “临乡令娄圭,兼领蓟国参军。”

    “臣,奉命,谢恩。”

    参军,乃“参谋军务”的简称。初为丞相幕府的军事参谋,如《出师表》所说的参军蒋琬。晋以后渐成为诸王、将军的高级幕僚。

    封为大将军府参军更为合适。

    但蓟国乃是刘备的根据地。事关生死存亡,实在太过重要。眼看大乱将至,万一黄巾贼军围攻蓟国,娄圭之谋,可堪大用。

    对守备封国,刘备索性首开先河。新立封国参军一职。贼兵来袭时,可出谋划策。解蓟国之困。

    参军亦食俸六百石。

    参军一职,古而有之。因今汉不再设丞相,故此丞相幕府之职,随同绝迹。今刘备重提,堂上诸家臣,皆饱学之士。

    稍作思量,已完全领悟。

    主公果然知人善用。

    诸如门大夫华佗,苏双、张世平两位洗马,行人卞纪等,原临乡一系家臣,从上而下皆有封赏。

    皆大欢喜。

    蓟国上下,誓与主公刘备同富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