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元芳,你怎么看 > 第107章 皇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7章 皇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思量再三,实际上根本没有太大考虑的空间,除非李某人愿意放弃如今所拥有的一切。进宫,报到。

    “桓将军?”在千牛卫府,见着接待自己的桓斌,李俭有些惊讶。

    桓斌则是一脸的笑容,表情夸张,面上的胡子都一颤一颤的,亲自将李俭迎入堂中,十分和善地对李俭道:“以北伐突厥之苦劳,太后恩赏,迁我为左千牛卫将军!”

    “恭喜将军高升!”闻言,李俭道声贺。

    “我这还是承李将军之助啊!若无将军于金水强渡破敌,击贼建功,又何来今日之升赏!”落座,桓斌笑眯眯地对李俭道。

    “如今,又份属同僚,你我也算有缘了。同在千牛卫,宿卫宫廷,还望互相勉励,勤于职事,为太后效忠!”说着,桓斌还向贞观殿方向拱了拱手。武后一向是居住于贞观殿的。

    “那属下还有赖将军提携!”李俭应和道。

    见状,桓斌当即遥遥头:“李将军少年英才,武功高强,又受太后、公主看重,前途光明。他日,只怕是我需仰赖将军提拔啊!”

    和桓斌打着哈哈,李俭心中则暗叹。此人,长得五大三粗的,倒还挺会说话,言语间对李俭也多逢迎丰承,说得李某人心里也舒坦地很。

    望着桓斌,李俭心里又忍不住泛嘀咕了,要不要试探一下,此人与蛇灵……想法一起,便被掐灭了,还是稳着点来。

    “太后有意,暂时安排你至大仪殿带队值守!”桓斌传达着对李俭职事的安排,说着朝周边望了望,压低声音对李俭道:“大仪殿那边,你可要当心些……”

    看桓斌煞有其事的样子,李俭一阵疑惑,心头一个咯噔,泛起些狐疑。

    很快,李俭便知晓,桓斌为何要那般郑重地提醒自己了。大仪殿,是皇帝李旦那一家子所在,当值在皇帝身边,在如今的大唐,可不是个好差事。

    李旦除了初登基的那段时间,在贞观、徽猷等殿留宿外,没有多久便被武后迁至大仪殿,连同后妃子嗣一大家子,都被幽禁于此。

    初时,对外尚且还能有些联系,偶尔还能接见朝臣,受其问安。不过自两年前,因凤阁侍郎刘祎之之事,武后对皇帝的约束便更严了。

    其时,刘祎之挺受武后看重,引以为用,举为宰相。不过此人倒是个资深“李派”,对武后临朝称制,独揽大权有所微词,尝与下属言“太后既废昏立明,便该还政于皇帝,以安天下人心”。

    这话传到武后耳中,刘祎之哪儿讨得了好,随后便受诬,着专人推鞫其罪。李旦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敢上表为刘祎之求情,反而加速了刘祎之的死亡,其自身,更加惹得武后猜忌,以至于在宫中的日子愈加不好过。

    而自刘祎之后,李旦是再不敢有任何异样心思,老实地待在皇宫中,言行皆受限制。除了面对武后威凌,还有时时受武承嗣、武三思两兄弟挑刺诘难。

    这些年,“护卫”皇帝的卫士换了一茬又一茬,就是为了避免“日久生情”,李俭这一入职,便被安排过来。

    哪怕对宫廷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李俭也能明白李旦的窘境。对李旦,李俭还是有所耳闻的,就脑海深处的记忆,他的皇帝生涯,艰难而又悲情。先有个强势的母亲,后有强势的妹妹与儿子相争。也就与李显相比稍微好些,至少得了个“善终”。

    大仪殿这边,有千牛备身两人、备身左右两人,备身十人,主仗五十,另外加卫士两百,日夜排班巡卫,对皇帝的“保护”,十分到位。

    新的保镖头子上任了,按礼都得觐见一下,怀着复杂的心思,李俭受召踏入殿中。

    “臣李元忠,拜见陛下!”哪怕是个傀儡皇帝,那也是皇帝,李俭进殿,直接跪倒。下跪,李某人当真是习惯了,动作没有丝毫不谐之处。

    “免礼!”稍显沉闷的声音响起,李旦的声音带给人一种莫名的凄凉感。

    这是李俭第一次见李旦。细细算下来,自己在大唐,不知不觉间,已经上了公主的床,近过太后的榻,如今又立于皇帝案下,这经历已够传奇了,

    李旦头戴玉冠,穿着一身素黑常服,坐在案前,手里拿着一册书,身形稍显佝偻,没有多少皇帝的威严。李治与武后的种,这长相自然是不差的,面色稍白,不足三十岁,两鬓间已然有几丝灰发。

    起身,稍微打量了一下李旦,不似武后那般的气场压迫,李俭表现很从容。微屈着身,小低着头,并不说话。在这个地方,言多必失,李俭可不敢多嘴。再者,与李旦,他也没什么可说的,老实地当着保镖便是。

    似乎察觉到了李俭的“排斥”之意,面上并无多少动容,淡淡地问了句废话:“你就是李元忠!”

    “是!”李俭也答一字废话。

    李旦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李俭,幽幽叹一口气:“果然是一表人才,也难怪能讨得我那妹妹欢心!”

    闻言,李俭心思稍动,并不接话。他可发觉了,有名小侍宦,正悄悄注意着,显是武后的眼线。

    李俭奉行沉默是金,这气氛就微妙了起来。李旦见状,嘴角挂着点苦涩,又有些嘲弄,摆了摆手,似乎很疲惫一般:“你退下吧!好好当值!”

    “臣告退!”李俭惜字如金,躬身缓缓退去。

    “一个面首,竟是这样的俊才……”望着李俭恭敬倒退出殿,李旦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低喃一句。

    李俭退出殿,稍稍松了口气,这个皇帝,他可没有亲近的意思,太危险......

    李俭应该庆幸他下意识的谨小慎微,皇帝接见他的事情连同他的表现很快就传到武后耳中。

    在这寒冬,李某人开始了他在大仪殿的宿卫生活,当着“护卫长”,很无聊。“保护”皇帝,连自己也搭进去了,甚是拘束,难得出宫一趟。

    悄然间,李俭也观察着李旦一家子,近乎被圈养,无朝事烦扰,李旦除了读读书,作作诗,写写文章,也只能将精力放在造人运动上。

    他膝下,已然有子女十多人了,长者不过十年,更多的还是他登基后诞下的皇子公主。似李隆基,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屁孩。

    就今岁,皇后前方诞下一女,这德妃窦氏又怀孕了,这生养能力,李旦显然是不差的。

    有一夜,实在憋得慌,李俭宿卫之时,悄悄地观摩了一场皇帝与皇后的交战,估计平日里压抑惨了,在榻上李旦很放得开。

    皇后的身材,挺不错的!

    侍于帝宫,甚是无聊,耳聪目明的,每每听到李旦与他后妃们的交流动静,李俭都想对着身旁的殿柱来一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