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混在诸天的悠闲人生 > 第十九章 男人都是混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九章 男人都是混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十九章男人都是混蛋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林欢儿香汗淋漓,趴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算有力气,她也懒得动了。

    不过男人这种坏东西,自己还挺喜欢的。

    林欢儿脸蛋上浮现一层娇媚红晕,还没从那股舒服劲中缓过来,就感到压在自己背上的男人已经离开了自己。

    “我去洗洗!”

    李正终究选择了杜蕾斯,大品牌,有保障。

    一挥手,掌劲催动,直接把痕迹处理了。

    等他来到洗浴间准备洗浴的时候,林欢儿也跑了过来。

    一个人洗澡哪有两个人洗来的舒服啊。

    洗完澡,身体干爽,重新上床,两人很快睡去。

    李正是爽了,却忘了一件事,刚才两人玩得太兴奋,林欢儿又故意嗯嗯哼哼的大声娇·喘,整个彩蝶居中,除了明月心因为服了药,睡得昏昏沉沉,蝶舞和小皮蜂,连带着一直在彩蝶居附近养伤的上官伯,全部都把两人为爱情鼓掌的声音,收入耳底。

    上官伯心里一阵伤心难过,毕竟林欢儿是他的小"qing ren",把自己的女人推到别人怀里,哪怕是自己主动送出去的,但终究心里有个疙瘩。

    另一边,还未经历人事的蝶舞和小皮蜂,两个小女孩刚听几声事,还没反应过来,等到林欢儿故意叫出各种淫秽言语时,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两个人在做什么了。

    两个女孩除了暗骂一声‘男人都是混蛋’外,只能行色匆匆,急忙穿好衣服,离开彩蝶居避一避。

    没办法,彩蝶居并不大,林欢儿学过武功,声音又比较清脆,在黑夜里传的比较远,两个女孩越走越远,不多时,来到了一片山谷中。

    “师姐,前面那不是咱们一直在找的萤光蝶吗?”

    小皮蜂朝着前面在空中飞舞的昆虫一指,蝶舞不仅欢喜起来。

    没想到错有错招,自己无意识中给李正和林欢儿一对狗男女牵桥搭线,半夜里为了清净躲避出来,竟然能碰到传说中的萤光蝶,自己这运气也是爆棚了。

    萤光蝶,是一种极其稀有的蝴蝶,个头也就是两个大拇指左右,翅膀上在晚上会发出明黄色萤光,类似于萤火虫,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药材。

    蝶舞和小皮蜂所在的师门,传下来的一门武功就需要用到萤光蝶身上的萤光粉。

    之前彩蝶和小皮蜂寻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萤光蝶的下落,今天机缘巧合,大半夜里,因为躲避李正和林欢儿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结果就碰到了,这也算是自己的运气。

    这对师姐妹再次返回了彩蝶居,取了捕蝶用的蚕丝网。

    李正和林欢儿正是战火浓密的时候,对蝶舞小皮蜂出去、回来、又出去,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蝶舞和小皮蜂两人有了蚕丝网,不一会,就捉了十几个萤光蝶,小心翼翼的放进小竹篓里。

    这些萤光蝶似乎对两个人类并不畏惧,哪怕十几个同类被捉,也不离散,不多时,其中一只萤光蝶,似乎被蝶舞身上的香气吸引,竟然闪动着翅膀,缓缓落在了蝶舞精致的锁骨上。

    蝶舞名字中有一个‘蝶’字,对蝴蝶自然也是喜爱到了极处,见这萤光蝶落在自己身上,心中只有欢喜,根本就没防备。

    只是等她伸手去捉那萤光蝶时,才感觉肩膀一痛,竟然被萤光蝶叮咬了一口。

    到了这时,蝶舞才忽然记起来师门记载,这萤光蝶身上萤光粉能被入药,是因为这萤光粉有一种奇异的毒素,可以麻痹神经痛觉。

    萤光粉有毒,萤光蝶自然也可能有毒。

    等到蝶舞记起来这件事时,她已经感到全身知觉在慢慢消散,眼前一片漆黑!

    ……

    傅红雪是一个武者,一个意志力坚定的武者。

    像他这样的刀客,每天都在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

    只有对自己做到了熟悉,才能熟练的运用自己的身体,才能把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所以傅红雪在反思了一天的行为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喜欢上了明月心。

    这是一个单纯,善良,而又干净的女孩。

    或许是因为来自苗疆,地处偏僻,没接触过什么阴谋诡计,明月心总是喜欢相信人的善良。

    最让傅红雪着迷的地方,就是明月心的纯洁。

    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

    这对于一个身处江湖大染缸的傅红雪来说,就像是高山雪域的冰山雪莲,自己见到她,就像是心灵得到了纯净,得到了升华。

    所以,哪怕傅红雪知道明月心还没喜欢上自己,但是他已经决定,付出所有都要用来保护这个女孩。

    李正带着林欢儿走了,傅红雪回到客房后,也没有睡觉,而是洗洗刷刷,然后就找风四娘会算了房钱,牵着马就朝着彩蝶居而来。

    作为刀客,傅红雪喜欢直来直往,既然喜欢明月心,那就守护在她身旁。

    白天明月心被高玉寒抓走,傅红雪现在想一想,心中还是内疚不安,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允许明月心离开自己的眼底了。

    夜间骑马赶路,傅红雪错过了一条大路,不多时,来到一处小山谷,再然后,就听到两个少女欢快的笑声。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捉蝴蝶?

    莫非这就是彩蝶居了?

    傅红雪见多了奇人异事,也不惊讶,唯恐惊吓两个女孩,就准备先去附近打坐休息,等天明了再去彩蝶居拜访。

    只是等他下了马,刚刚把缰绳绑好,就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喊声,似乎另一个女孩中了毒。

    傅红雪一个箭步赶来,眼眸明亮如星,在淡淡的月光下,一眼就看到那昏迷不醒的女孩,肩膀上有一个大大的红包。

    说是红包,其实已经开始泛黑。

    这是被毒虫叮咬了。

    来不及顾忌男女大防,傅红雪直接趴在那红包处,运用真气催动,把毒素缓缓从伤口吸了出来。

    蝶舞嘤咛一声,从昏迷中醒来。

    萤光蝶的毒素虽然比较厉害,但是也就暂时的麻痹一下神经而已,就算傅红雪不把毒素吸出来,蝶舞顶多昏迷三五个时辰,也能慢慢清醒过来。

    傅红雪把毒素吸出来,真气催动,刺激了蝶舞体内真气,两相呼应,蝶舞醒过来的更快一些。

    “师姐,师姐,你没事了吧?”

    小皮蜂刚刚受惊,直接吓傻了,竟然也忘记可以帮助蝶舞吸毒,等到蝶舞清醒过来,这才反应过来,重新把自己师姐抱在自己怀里。

    蝶舞此刻虽然醒来,却还没完全清醒,哪里能回答她。

    傅红雪也顾不得失礼不失礼,告罪了一声,抱着蝶舞就上了自己的汗血宝马,在小皮蜂的指引下,把蝶舞送回了彩蝶居。

    这个时候,李正和林欢儿刚刚临场休息,不过李正也没心思去听外面的动静,一心研究下一步该解锁什么新姿势,蝶舞一颗芳心被傅红雪悄无声息就拿走了。

    事情就是这么神奇。

    明月心被李正救了,顶多感激他一下,却不会喜欢李正,因为明月心喜欢的是自己的病人孟星魂。

    蝶舞被傅红雪救了,却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大漠狂歌的汉子,哪怕没有一言一语,只是浑身动弹不得的情况下,被傅红雪抱了一路,这就足够了。

    可惜还是那句老话,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就算是蝶舞再漂亮几分,傅红雪喜欢的女人还是明月心,在和小皮蜂打听了一下明月心尚且在养病中,直接就告辞离去,准备第二天再来拜访。

    蝶舞这么漂亮的女人,注定一颗芳心要旁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