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气御千年 > 第七百八十章 应位归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八十章 应位归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娜雅神殿的僧侣早已经被叶傲风斩杀殆尽,沒有了僧人的看护,娜雅神殿已经很是破败了,在夜色之下更显萧瑟,不过天龙先前居住的山洞却因为深居地下而保持着原來的样子。⊕八⊕八⊕读⊕书,.◇.o≮

    來到娜雅神殿,立时将襁褓中的两个婴儿遥距三丈妥善放好,此时两名婴儿已经伸展着小小的手臂和双腿发出了啼哭之声,天龙和金龙虽然神识已经上天应星,但本能却让他们感觉到了來自对方的压力和威慑,哭闹之中身体逐渐发生了反应,最先是肢体变硬,随后是骨骼变粗,接下來便是躯体膨胀。

    这一过程发生的缓慢而明显,在此同时我一直密切的注视着二者的变化,叶傲风一死,天龙龙气立时萎靡,已然无法与金龙龙气分庭抗争,但是龙属本身都是高傲而嚣然的,即便明知不敌也会抗争到底,因此天龙在金龙龙气的威逼之下缓慢挣脱襁褓现出了原形。

    曾几何时我见到一只阴魂都会惊愕半天,可是眼前恐怖而怪异的变化却丝毫沒有令我感觉到惊讶,这三十年來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心理承受能力早已非昔曰可比。

    时间已经临近子时,紫微星之中金龙神识大盛,天龙之气已然萎靡旁侧,随着天龙形体的逐渐膨胀幻化,紫微星中的天龙之气越來越少,直至子时三刻,天龙彻底现出原形,现出了原形的天龙立时仰天龙吟意有不甘,见此情形我立刻捏起隐气诀,以此同时将佛心舍利归于原位,天龙复见佛心舍利,暴虐之气大减,转而匍匐于地神情萎靡。

    我见状摇头叹气转而延出灵气将天龙护佑了起來,随后脱下身上的道袍裹住了归于婴儿之状的金龙。

    做完这一切,便带着婴儿走出了娜雅神殿,心念一转,瞬移而回。

    杨忠等人见我带回了婴儿,急忙上前接过辨认,在确定是自己的孩子之后急忙将其带入后厅为其重新更换襁褓。

    “于科长,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林一程关切的走了上來,在我离去的这段时间,众人都聚集在了杨府。

    我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茫然的点了点头,天龙现出原形,我已然大功告成。

    “为啥天地还沒重开。”金刚炮疑惑而紧张的发问,他离家也有十年了,不可能不想家。

    我闻言转视金刚炮,叹气之后坐进身后的太师椅,转而冲其抬起了左手。

    “太好了,那你还在等啥,快上天那。”金刚炮看到我左手捏的是隐气诀,知道我刻意隐藏掉了自己的气息,以此拖延上天的时间。

    “再等等。”我叹气摇头,前生后世加在一起我奔波了三十多年,而今终于如愿以偿,换做他人肯定立时就会飞升九天荣享大罗金仙之尊,但我却并沒有哪种想法,此时的我已然感觉到了体内气息的变化,我也知道我指诀一松,定然会令天地重开,届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并不知道,我怕我飞升九天之后无法再度下凡,大罗金仙虽然可以指点乾坤,但是终究不能随心所欲,因为在我之上还有三清祖师和佛教佛祖。

    “等啥。”金刚炮并不明白我此刻所想。

    “事情安顿好了我再走。”我沉吟许久再度摇头。

    “真人,请更衣。”就在此时,杨忠拿來了一件镶金佩玉的金黄道袍,这件道袍比叶傲风先前穿着的那件还要奢华精美。

    我闻言转头看了一眼杨忠,转而探手接过了道袍,这件道袍是杨忠集各地的能工巧匠沥血织造,十分的精美,前胸的八卦图案阴阳分明,衣角下摆镶以五彩金丝,后背为乾坤太极图,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件道袍了,但是我之所以要接受他的道袍,并不是因为道袍漂亮,而是我瞬移回到杨府之后恰恰灵气耗尽,此时已然无法幻化衣物了。

    “金龙登基之前,汝可暂摄朝政,但不可登基称帝。”我穿上道袍冲杨忠开了口,我即将离开此处,这是对杨忠的临行忠告。

    “真人放心,朝中大事杨某一定与丞相商议之后再行定夺。”杨忠闻言立刻躬身回应。

    “佛道皆为正道,曰后要善待佛门弟子,万勿冷眼相待。”我沉吟片刻再度开口,在此之前释道阐截四教并盛,但是我先前为师门报仇以及周齐争斗令得四教修道中人数量大减,有道之士十不存一,我离开之后也不虞修道中人干扰朝政。

    “遵真人法旨。”杨忠再度回应。

    “老于,你咋不说善待截教弟子呢。”金刚炮永远是金刚炮,嘻哈的从旁侧开了口。

    “受人之托本应忠人之事,我曾答应过[***]禅师要对佛门弟子手下留情,回望前行,有负所托。”我叹气开口。

    “真人放心,有丞相辅弼,我等定然不会肆意妄为。”杨忠也知道我即将离去,多少亦有不舍之意。

    “好自为之。”我单手撑扶座椅站起身來转身外行,灵气耗尽之后我倍感疲倦,行走亦觉飘忽。

    杨忠见我说走就走,急忙率领家人外出相送,行至府门,我挥手示意他们止步。

    “老牛,你回去吧。”我冲走上前來搀扶着我的金刚炮开了口。

    “回去干啥。”金刚炮转头回望,他误解了我的意思。

    “回家去。”我环视左右,夜色之下的长安十分的宁静,由于灵气耗尽,夜间视物已然不清,但是这种看不清的感觉却令我感觉异常亲切,这种感觉我好久沒有过了。

    “你确定你一松手就能成为大罗金仙。”金刚炮伸手指着我一直沒有改变指诀的左手。

    “是的,你回去吧。”夜晚的寒风令我微感寒冷,寒冷和疲惫的感觉令我留恋,这些都是凡人才有的感觉,这种感觉我曰后很难再有了。

    “拉到吧,我还是等你走了再说。”金刚炮犹豫了片刻出言开口,他不放心我。

    “于科长,你以后还会回來吗。”林一程出言问道。

    我闻言长叹并未回答,走了,我可能就不会再回來了。

    林一程见我不愿开口,已然知道了我的答案,情绪亦为之低落。

    回返林府,梅珠已然从先行回返的家丁嘴里得知我们要回來,因此亲自准备了夜宵。

    “老牛,吃完饭你就出发吧,你走了我才放心。”我放下汤匙冲金刚炮说道,梅珠的厨艺很好,但我也只是浅尝辄止。

    “好吧,那你啥时候回去。”金刚炮对于元宵这种食物倒是很感兴趣。

    “应该很快。”我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啥叫应该。”金刚炮听出了我言语之中含有不确定因素。

    “因为我不知道接下來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转视金刚炮。

    “你都大罗了,还有啥不知道的。”金刚炮皱眉发问。

    “我一定回去。”我给了金刚炮肯定的回答,尽管能否兑现我并无把握。

    “嗯,你妈你爸,还有白九妤都在等着你,还有你的徒弟,还有追风他们,还有十八分局的那些人,你还有一大堆的事儿沒干呢,你可别上去不下來呀。”金刚炮抬手上指。

    “还有王艳佩。”我随口补充了一句,地府之中的王艳佩亦是我心之所系。

    “于科长,我有句话一直想问。”梅珠闻言微笑开口。

    “说吧,趁我还在这里。”我转头笑道。

    “于科长,你一生中对几个女人动过情。”梅珠是个女人,在她眼中我是与众不同的,所以她很想知道我的心到底放在谁的身上。

    “你怎么问这个。”林一程不满的看了梅珠一眼,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梅珠的这个问題明显触及到了我的。

    我也未曾想过梅珠会在我临行之前问出这个问題,因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沉吟许久方才缓缓开口,“我爱过一个,喜欢过一个,令我敬佩的也有一个。”

    “啥意思。”眼巴巴的等着八卦新闻的金刚炮闻言很是失望。

    “意思就是你该上路了,临走之前跟我说一声。”我冲金刚炮笑道,他如今已是地仙修为,逆天神器能量的取得以及艹控他都可以一人完成。

    “好吧,看來我不走你老是有心事。”金刚炮说着站起身來冲林一程和梅珠挥了挥手权当道别,转而迈步走出了正厅。

    林一程和梅珠沒想到他会说走就走,等到他们反应过來金刚炮已经捏诀凌空西去了。

    金刚炮的离去令林一程和梅珠更加清醒的明白了分手就在眼前,情绪再度低落,接下來的时间我在与林一程商谈善后的事宜,天亮之后梅珠唤來了孩子们,一家人冲我跪倒磕头,拜谢我对他们的恩惠。

    我勉强受了他们一礼便搀扶起了他们,辰时三刻,金刚炮的声音传了过來,由于我灵气已然耗尽,金刚炮的声音显得异常细微,但我还是清楚的听到了他的那句‘老于,我走了,’

    金刚炮走了,我也该走了.

    心念一起,放开了左手一直捏着的隐气诀,指诀一散,天地立时有感,瞬时之间天地重开,灵气骤聚,与此同时花香异象纷纷出现,天庭应位仙人云集现身。

    “恭迎大罗金仙乘风真人应位归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