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 第3284章 阿谀奉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284章 阿谀奉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霍沫的过人之处不仅仅是她的聪明,还有她能够在紧急时刻不会像其它女人那样乱了阵脚,同时大脑一片空白,相反,每每越是时局紧急她反而越是镇定,越是能够急生智,从一点来讲,她与冰凝可以说是旗鼓相当,不分胜负,这不,眼看着皇因为频频出错而懊恼不已,继而因为失了脸面想要打退堂鼓之际,霍沫登时想出来一个好法子。手机端

    “回万岁爷,您从来都是严于律已、宽以待人,其实子臣的技艺起您来还差得远呢,您却总是苛责自己。虽然刚刚您错了几个音,可是子臣知道,您若不是整日忙于公务,一定不会错半个音。俗话说得好,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实际您不是荒于嬉,而是荒于勤,您实在是太过勤政了,每日都是宵衣旰食,哪里还有功夫去忙于风雅之事?”

    皇虽然有一个睿智的大脑一双锐利的鹰眼,但是说到底,他仍然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只要是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人之常情,而现在霍沫牢牢地抓住了他这一点。再是清官也喜欢展现自己耀人的政绩而将败绩小心遮掩,好小孩子,喜欢听表扬不喜欢听批评,尽管谦虚令人进步骄傲使人退步。皇也是一样,任谁听到夸赞溢美之辞而不感到欢心呢?恰恰霍沫现在极合时宜地讨得了他的欢心。

    “嗯,你这番话说得还算是有点儿道理,想当年朕初习洞箫之时,每日不管功夫是多是少,都坚持勤练不缀,哪怕只有一支曲子的功夫,也要把洞箫拿出来练一曲,所以才能练了童子功。”

    “怪不得万岁爷的洞箫吹得那么动听,简直是出神入化,绕梁三日。哎呀,今儿正好是第四日呢,您看看,子臣没有说错吧,这三日子臣在柳色青青,每每拾起笛子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全是您的箫曲,害得子臣连笛子都练不下去了,刚想静下心来专心吹笛,结果才开了一个头又不由自主地往《禅院钟声》的曲子跑调过去。所以说,刚刚子臣说过,子臣的笛子技艺起您来差远了,真真的不是恭维讨好之辞,实在是脑海拂不开您的箫曲呢。”

    一点一点地,霍沫终于将皇的心结给打开了。她先是拿勤政替他解围,现在又以三日绕梁来形容四天前的箫曲,相当于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地将他变相地狠狠夸赞了一番,虽然事实他确实是一位勤政的帝王,千百年来都少有,虽然他的箫曲也确实是天籁之音,不说数一数二也是顶尖水平,但是不能否认的是,霍沫此番言论的出发点也确确实实是从恭维讨好他的角度出发。

    尽管古训从来都是告诫众人“忠言逆耳利于行”,但是面对如此不加分毫掩饰的"chi luo"裸的夸赞,皇又是那种特别要面子、特别自负之人,在霍沫如此密集又猛烈的糖衣炮弹强攻之下,也是瞬间的功夫举手投降了。

    “朕当然知道你不是刻意在恭维讨好,遥想当年,是先皇也不止一次地夸赞过朕的洞箫功力呢。”

    “啊,果然如此!子臣竟然能够亲耳聆听,实乃三生有幸!从前学到杜子美的诗句‘此曲只应天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时候,还很是想不明白,什么样的曲子能是天有,还不都是凡夫俗子吹拉弹唱出来的?直到四天前听了您的《禅院钟声》,这才第一回也是真真地体会到了什么是人间哪得几回闻。原来因为您从来都不是凡夫俗子,所以像子臣这样的凡夫俗子当然是人间哪得几回闻了。”

    一边说着霍沫的脸很是应景地展现出来小女儿的娇羞神态,这可是她较少见的样子,尽管她的年纪最小,但是一来心智颇为成熟,二来又一直是豪爽的性子,因而娇羞模样与她几乎是绝缘的,然而此时此刻虽然有一定的刻意为之成分,但更多的则是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好她对皇的恭维讨好是刻意为之,但是对他的爱慕仰幕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虚假的成分。都说世最怕“认真”二字,对于霍沫也是一样,因为她对皇是“认了真”的,所以算是有刻意恭维讨好的成分在内,也是被她的真心真意完完全全地掩盖住了。

    而皇呢?不说因为爱情而失去理智,只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面对一个真心真意的痴情少女,他算是长着一双鹰眼也不想去发挥它的作用,更何况他们谈论的不过是丝竹管乐、风雅志趣,何苦总要往污浊龌龊的方向去联系呢?那简直是对高尚情趣的玷污。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不过你也确实是三生有幸了,能够当面听到朕的洞箫技艺之人,除开先皇六十大寿那一次不算,确确实实是屈指可数,十根手指头都用不到,所以你确实是三生有幸呢。”

    “啊?如若这般,子臣哪里是三生有幸,简直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呢!如此说来,子臣心更是遗憾了。”

    “有何遗憾?”

    “哎呀,子臣都觉得丢人现眼不好意思说出口呢。”

    “诶,在朕面前还有什么怕丢人现眼的?又没有旁人。”

    “那子臣斗胆了。想来子臣前生修了八辈子的福才换来四日前有幸一闻您的精湛洞箫曲,再若是想要听到一回,恐怕只能是这一生都用来潜心修行积福,不知下辈子能否换来一饱耳福。”

    皇以为霍沫想要提出什么让他感到极为棘手的问题,原来却是这个!刚才说了,人人都愿意听赞美之辞恭维之语,何况是天性自负的皇,再者说了,霍沫不过是想要再听一曲,又不是向他要官要爵、要名要利,面对这种风雅之请,皇不能说是巴不得,但也是心甘情愿有求必应。其实不只是皇,换了任何其它人,换了你我,也是一样的心态。

    “朕还以为你想要什么呢,原来只是想要再听一曲,这有何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