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盛唐不遗憾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土著传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七十三章 土著传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宋朝廷的建立,就是从武将谋反开始的,大宋的太祖皇帝,原本只是一个武将,因为手中掌握了军权,所以,就在皇帝死后,自己篡位当上了皇帝,而因为在大宋之前的相当长时间内,武将掌握军队之后进行篡权的例子,实在是多如牛毛,就连老赵家都是如此,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大宋之前的几百年内,就是一个武将频繁篡夺皇位的年代。

    建立大宋王朝之后,为了防止自己篡夺而来的江山,再次被部下给篡夺去,太祖赵匡胤先是搞了个杯酒释兵权,让麾下佣兵众多的将领主动放弃手中的兵权,之后,又把文官的地位给提高上去,让文官来压制武将,防止武将势力做大。

    在细节方面,武将时时刻刻都要受到文官和朝廷使者的监视,军队中的粮草也是定量的,不能超过一定的数额,否则,就是违反大宋朝廷的律法了,会有造反的嫌疑。

    通过如此多的做法,的确能起到压制武将的作用,可以大大防止武将的篡位,但任何事情都是有利也有弊的,限制武将篡位的同时,也限制了武将的手脚,让武将打起仗来不能特别的随心所欲,在不能出击的时候,因为朝廷下令和文官监督而不得不出战,从而造成战败,而在需要出击的时候,因为朝廷不允许,也会白白错过机会,这自然会大大的限制大宋朝廷的军事力量,只是避免了造反而已。

    也就是说,大宋朝廷是家天下,皇帝更在乎的是自己的皇位是否稳固,只要皇位能够坐稳,他们就非常的满足了,至于屈辱的给辽国和西夏岁币,他们并不会在乎,反正大宋朝廷还负担的起,只要安抚好辽国和西夏,他们就不会进兵,而他们不进兵的话,大宋军队也就不用打仗了,武将也就没有了发挥能力和扩大影响力的机会了,篡权的可能性更是几乎不可能,皇位做的安稳,没有什么比这更大宋皇帝更安心的了。

    但广大的爱国文人就不这么想了,他们之中不乏很多有气节的人,这些有气节的文人,非常不满意朝廷的软弱做法,但又无法反抗朝廷的决定,于是,就利用写诗的机会,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而且,苏轼的诗词之中,并没有直接反抗朝廷的意思,只是说了西北望,射天狼这个天文现象,只是所有懂得诗词的文人,都能意会到苏轼所说的天狼星就是暗指西夏,但苏轼这么表达,完全都是一片爱国情怀,所以,即便有人对此不满,也找不到对付苏轼的理由,只能肯定他是一名爱国诗人。

    自古以来,人们都以为天狼星是一颗星星,其实,经过后世的天文学观测发现,天狼星是一个双星,也就是由两颗星星组成的,其中一颗很明亮的是主序星中的蓝矮星,而另一颗恒星则为白矮星,亮度大的一颗,其实际亮度是太阳的二十四倍,可见其亮度是非常高的。

    因为天狼星在南半球的方位,所以,在北半球观测的时候,看到的永远都是挂在天边的天狼星,也就是位置比较矮,但在夏天的时候,情况可能会好一些,而在北半球的最北边的一块区域,则是看不到天狼星的。

    关于天狼星的传说,还是非常多的,在华夏帝国,自古以来,天狼星都是灾星的代名词,没有人喜欢天狼星。

    而在古埃及,每当天狼星在黎明时从东方地平线升起的时候,正是一年一度的尼罗河水灾泛滥的时候,尼罗河水的泛滥,灌溉了两岸大片良田,于是埃及人又开始了他们的耕种。

    古代埃及人认识到天狼星与太阳一同升起的时候,尼罗河三角洲就开始每年的泛滥,另外,他们还发现,天狼星两次与太阳一同升起的时间间隔不是埃及历年的三百六十五天,而是还要稍微多一些,古埃及把黎明前,天狼星自东方升起的那一天确定为岁首,也就是我们后世所使用的公历历法的前身,最早就是从古埃及诞生的。

    另外,金字塔的建设,在很多方面,也是与天文学有关的,比如天狼星与金字塔就有很大的关系,金字塔的朝向正是天狼星方向,而且,除了金字塔之外,古埃及的很多建筑,都是朝向天狼星的,让人非常的难以理解。

    这也许就是天狼星崇拜吧!毕竟,每当天狼星与太阳同时升起的时候,尼罗河的下游就会洪水泛滥,并滋养周边的土地,让土地变得更加的肥沃,埃及的所有农业生产都与尼罗河涨落潮汐息息相关,于是,埃及人便视天狼星为神明,顶礼膜拜,就连建设的神庙的朝向都要与天狼星升起之处保持一致。

    最为神奇的一个地方,是古埃及人,居然知道天狼星是一个双星系统,这个在后世的时候,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发现的,而在落后的古埃及,是如何发现天狼星是一个双星系统的呢?这非常让人费解。

    无论是古埃及人,还是诸神,他们必然都用了大量时间进行天象的观测,特别是对天狼星的观测更加的深入,古埃及有一份极为方面的天狼星周期历法概念,他们相信这是天神所赐。

    而所谓的天狼星周期,是指天狼星再次和太阳在同样的地方升起的周期,而这个周期与后世的一年非常的接近。

    当然,知晓天狼星是一个双星系统的,除了古埃及之外,还有一个非洲的土著民族,这个民族始终保持着原始丛林生活,几乎不与外界接触。

    而这个非洲的土著民族,居然知晓天狼星的色变之谜。

    天狼星是夜空中,肉眼能看到的最明亮的星星之一,但有不少古代的天文著作,都记载着天狼星是深红色的,而现代人眼中的天狼星确实白色的,为什么现在人们看到的天狼星颜色,与古时候记载的不一样呢?这困扰了很多科学家。

    而这个非洲的原始部落之人,却告诉科学家,天狼星是由一颗大星和一颗小星组成的,小星是一颗黑色的,密度极大而又看不见的伴星,它在椭圆轨道上围绕大星运动,他们还知道小星运动周期是五十年。

    他们世代相传,天狼星是天空中最小而又最重的星,有一种地球上没有的发光的金属物质,在一次事故中,天狼伴星突然爆炸并发生强烈的光,以后便逐渐暗淡了。尽管土著人肉眼看不见这颗暗淡的伴星,老人们却能用手杖在地面上划出这两颗星的运行路线和各种图形。当天狼星出现在两座山峰之间时,就举行一种叫锡圭的祭祀仪式,大约每六十年一次,是最隆重的宗教活动仪式。

    后世的科学家认为,非洲土著人对天狼星的知识既详细又准确。正如我们所见到的,他们也如我们一般,联想到了天狠星有一颗看不见的伴星。土著人把这颗伴星叫做谷星。而之所以将其称为谷星,大概正是因为它小得几乎无法看见的缘故。据这些土著人所说,谷星是由现在人们所知道的最重的金属所构成,这种金属甚至比铁还要重。这即意昧着,这些非洲土著人,知道天狠星伴星具有很大的密度。

    非洲土著人,还画了许多有关天狼星系统的祭礼性图画,这些画表明他们了解天狼星伴星绕天狼星主星转动的轨道是椭圆的,处于中心位置的是天狼星主星,根据土著人的传说,后世的科学家甚至绘出了天狼星和谷星摆动轨道的一幅图,结果发现,它与现代天文学家所绘的天狼星主星和伴星所绘的同一种图惊人地相似。

    据非洲土著人说,他们祖辈关于天狼星伴星的知识,是一位来自上天的神传授的。土著人至今还保存着一张画,上面清楚地画着,他们信仰的神乘坐一艘拖着火焰的大飞船从天而降,落到他们氏族来的情景。

    这个非洲土著的天文学传统并不仅仅限于天狼星。他们说木星有四个月亮而土星则有光环,他们将这两颗行星在他们所绘的图中表现了出来。

    这些神奇的地方,都成了世界未解之谜。

    李安相信,既然古籍之中,记载了天狼星是暗红色的,那么,在古代的时候,天狼星很有可能就是暗红色的,只是因为时代的变迁,这颗星星变了颜色罢了,否则,难道还能是古人在撒谎,而古人撒谎的好处是什么呢?总不至于,故意把白色记载为暗红色吧!这太不合理了。

    “什么,这颗最亮的天狼星,以前是暗红色的,真的吗?我还没见过别的颜色的星星呢?我看到的全都是白色的小星星。”

    李晓露开口说道。

    很显然,她说的是实话,不但她没有见过,李安也是没有见过,后世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甚至很多人都不相信红色天狼星的存在,认为是古人记录的时候写错了,或者得了红眼病啥的,看啥都是红色的。

    但李安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古人记录历史事件的时候,都是非常严谨的,绝对不会弄虚作假,既然好多古籍之中,都把天狼星记录成暗红色,那就足以表明,天狼星在某些时候,真的就是红色的。

    “其实,我也没有见过红色的星星,不过,在大唐的很多古籍之中,都记载着红色的天狼星,也许,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天狼星会变成红色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天上挂着的不过是一颗星星罢了,与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李安开口说道。

    毕竟这些星象的变化,往往都需要数亿年的时间,这些星星的寿命也是非常漫长的,短时间内并不会对地球造成什么影响,至少,在人类短暂的寿命之内,是不会感受到这些星星有太大的变化的,在人类的寿命面前,这些星星都是永恒的存在。

    “哎呦,看的我的脑袋都有些晕了,不看了,今日是不能再看了。”

    李晓露一直勾着脑袋,去看窗外的星星,时间一长,脖子自然是有些受不了了,非常的酸痛,非常的难受,总之,非常的不舒服。

    “哈哈!你一直勾着脑袋当然难受了,来,不要看了,趴在我的怀里睡一觉吧!”

    李安非常贴心的说道,轻轻抚摸李晓露的后背,让李晓露闭眼歇息。

    天文学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学科,但同时也不是那么容易学的,毕竟,天上有那么多的星星,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光是要记住这些星星的名字,就已经够受的了,就更别提发生新的星星了。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需要知道的太多,只需要知道一些最基本的天文学知识就可以了,所以,也不会很累的。

    天空之中有那么多的星星,但李安所知道的星星数量并不多,恐怕连万分之一都不到,但只要了解一些比较著名的星星就足够了,至于那些不太重要的星星,了解了也是累人,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李安已经拥有的天文学知识,已经足以在小姑娘面前得瑟了,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深入的了解了,以免浪费自己宝贵的脑细胞。

    李晓露是真的累了,趴到自己怀中之后,刚一闭眼就睡着了,显然不是装睡,李安是能感觉出来的。

    “睡吧!睡吧!待到了船上,咱们再慢慢数星星玩儿。”

    李安淡淡一笑,侧首看向窗外的天空,这些挂在天空之中的星星,有太多的故事了,即便李安只了解其中的一些,也足以向别人炫耀了,只要不是专门研究天文学的学者,一般人还真的比不过李安,毕竟,李安拥有的知识,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了一千多年,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李安的实力是他们所望尘莫及的,所以,若是谈论天文的话,李安可以秒杀大唐时代几乎所有的人。

    至于,大唐京城专门研究天文的官员,则是李安唯一比不过的存在,他们整天都在捣鼓这玩意儿,李安那里比得过他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