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综合类型 > 太上剑典 > 第七八七章 阵星道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八七章 阵星道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啊~”实在受不了这一肚子气,罗天仰天怒吼了起来。

    “我要怎么杀了你?怎么杀了你都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啊,啊~”

    傲法冷笑着,看了看罗天与白起,忽然道:“两位,欧楚阳这个人不能留,这样吧,反正我已经得到了阵星道盘,不如把他交给你们喽。”

    闻言,白起沉思了片刻,忽然道出了一句让傲法也无法理解的话。

    “欧楚阳,我白起佩服你,今天如果你能在他们两人的手中走掉,我白起决不插手。日后若当找我寻仇,白起接着便是。”说完,白起在数十万惊讶的目光关注之下回到了太玄门一方,并对着所有太玄门人大声道:“撤去护宗大阵,全员退后五十里,这里交给他们了。”

    “白起。”傲法没有想到白起会做出这种事,眉头微皱间傲法却是不解道:“为什么?”

    白起停住脚步,头也未回,停顿了片刻却是说道:“对不起,傲法兄,让我杀一个如此重义的人,我白起做不到。”

    言罢,白起再也不理傲法等人,吩咐着太玄门的门人疯涌般退去,而他却是远远的离开,跑到一方无人之地,静立看起了热闹。

    “哼~,强辞之辈,还是想伺机掠夺阵星道盘,找这诸多借口又有何用。”傲法喃喃一声,并未太过在意,如今的欧楚阳已是强弩之末,要杀他根本费不了多少的力气,傲法根本不怕白起突然出手抢夺自己的阵星道盘,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已经被仇恨蒙住了双眼的罗天呢。

    欧楚阳不解白起的行为,傲法也不理解,他们全当以为白起打算留有余地,好在随后跟傲法相争这阵星道盘。几人如是想到是有一半冤枉了白起。

    没错,白起是有这个想法,只不过这并不是主要的,正如白起亲口所言,刚刚欧楚阳为了让王阵先走,用自己为其开辟了一条生还的通道,这般举动着实让这个面冷心热的绝世强者感动了一番。别看他也跟傲法、罗天一样为了阵星道盘可以互相残杀,但如果要是让他违背了自己做人的准则那是万万不能的,而这也正是白起与傲法、罗天这样的人最大的区别。

    傲法左右不了白起,但他却有信心让罗天出手。不屑的看了一眼白起,傲法又转向罗天,问道:“罗兄,你呢?”

    “桀桀,正好,多了你们我还闲打不过瘾呢,老夫要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罗天咬着牙,脸上的皮肉已经狰狞到了极点。

    “那就不妨碍罗天兄喽。哈哈~”

    罗天的举动正中傲法的下怀,他也懒的出手,现在的他要保存着实力防止白起突然出手抢夺阵星道盘。至于罗天~“让他们打去吧。”傲法心中如是想到。

    正当傲法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一直没有开口的欧楚阳却是笑出声来。

    “嗯?”傲法错愕着,回过头来,讶异的问道:“你笑什么?”

    欧楚阳摇了摇头,轻咳了一声道:“没什么,我只是想问傲法兄想去哪?”

    “欧兄还有事?”

    “有。”

    “说来听听。”

    “走之前,把你的命留下。”

    “哈哈~”傲法闻言,与罗天先后一怔,不过随即又马上放声狂笑了起来。

    “哈哈~,欧兄,你的这个笑话是我活了数百年来听到过的,最好笑的一个了。”傲法畅快至极道。

    “笑话?”欧楚阳淡笑着,忽然抬起了右拳,左右打量了一番,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

    欧楚阳抬起头,双目炯炯的盯着傲法与罗天,眼中的杀机顿时涌现了出来。

    “知道为什么刚刚我让他们先走么?”

    傲法冷笑了一声,撇了撇嘴道:“无非是你们这些无知之辈口中所谓的义而已。”

    “没错,不过这不是主要的原因。”欧楚阳说着,语气渐渐变得森然无比。

    “嗯?”

    听着欧楚阳的话,傲法与罗天不由打了个寒战,不知为何,他们在此刻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正从欧楚阳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股气息有着让他们无法匹敌的感觉,甚至在欧楚阳那双杀机满布的双眼中,他们居然看到了死亡的恐惧之光。

    “这是?”

    刚刚有所触动,忽然间,场间形势陡变。

    已经没有了半点内气涌动迹象的欧楚阳,不知为何,忽然间被一股极为骇人的无形之气包裹了起来,这股气息的来历,包括在场傲法、白起、罗天三大绝世强者在内都没有见过,那是一股真正能够摧毁一切的骇人气势。

    惊讶间,所有人朝着欧楚阳望去,只见在欧楚阳的脚下,一团森白的气旋突兀的弥漫出来,顺着他的双脚、双腿慢慢的升腾到全身,最后那森白的气旋猛的一收,飞快的窜入到了他的右拳之中。

    这团森白气旋出现的同时,所有人都感觉到天地间的灵气如惊弓之鸟一般,纷纷的朝着四面八方退去,几乎在转眼之间,场间的天地灵气顿时消失一空。

    海浪无边的卷起,在欧楚阳的身后竖起高达数百丈乃至千余丈的惊天海啸。

    数万海兽在海底穿行,如逃荒一般向着遥遥数百里之外遁去。

    欧楚阳身下,数十海岛发生了大规模、统一性的地震,海底火山喷发出来,将原本冰冷刺骨的寒意焚煮的泛起滚滚的气泡。

    海底万里之处,净元蓝府中瀑布背后的混沌魔境之中,空间开始动荡了起来,深处在边缘地带的蓝海与欧天行惊讶着离开了绝佳的修炼之地。

    “发生什么事了?”欧天行从未见过这等事,冥冥中,自己的头顶似乎有着一股极为庞大的气势正在迅速的凝结。

    蓝海皱着眉,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忽然惊叫道:“不好,海底峡谷又要发生变动了,我们快走。”

    “走?走到哪里?”

    “西方,两百里海里之外。快。”

    蓝海言罢,也不管欧天行是否愿意,一把拉过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欧家老祖,飞奔着离开了净元蓝府。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净元蓝府的地面赫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缝隙渐渐演变成了鸿沟,接着被海水所充斥,消失在茫茫深海之内。

    天空之中,浓墨般的黑云被那森白的气息激荡的纷纷散开,露出了天边的一抹蔚蓝,而这却只是一瞬,便又被一团厚重到极点的白云紧紧的挡在了外面。白云似一股从未见过的气劲,不断的朝着欧楚阳的右拳聚拢而去。而欧楚阳微微抬起的右拳,却是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下,变得硕大无比。

    冷冷的看着傲法与罗天,欧楚阳的嘴角泛起一抹残忍的笑容,说道:“我之所以让我的人带着王阵先走,最主要的原因在于~”

    说道这里,欧楚阳拉长了音调,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说道:“我不想让他们死在我的拳下。”

    “什么?”

    欧楚阳一言道出,所有人都感觉到天地间的那股森白的气息微微一滞,随后,天空中终于传来了欧楚阳那道近乎死神宣言的声音。

    “周~空~拳。”

    清冷的喝声夺口而出,却不带有丝毫感**彩,随着欧楚阳将这三个字道出,天地间那森白的气旋蓦然变得暴虐了许多。

    天边厚重的苍云在这一刻凝聚,最终幻化成了一只硕大无比的拳头,拳势犹如塌陷的天,压着云层缓慢的降下。

    时间仿佛停滞在这一刻,眼望着那盖顶而来的拳势,所有人都看出这拳势的速度极慢,只不过现在,没有人动。

    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他们动不了。

    拳势似乎已经锁定了所有,无论是气机、灵魂还是**都被惊天的拳势压制的无法动弹。

    罗天与傲法站在一处,身后还有数十万两宗的大军,就在这仅仅数里范围的方圆之内,所有人都呆滞的仰望着那巨拳的到来。

    濒临死亡的感觉是恐怖的,欧楚阳那惊天的拳势让他们连流汗的机会都没有,就在众强心神惊惧的一霎那,自身的控制权再次回到了他们的手中。只不过这时想要逃却是已经晚了。

    森白的气流汇聚成的拳影压下,身为中阶武神的傲法与罗天两大强者皆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皮肤被那拳势压迫的朝着血肉中塌陷,似乎要钻进两人的体内,避开这拳势的压迫。

    恢复自身控制权的一瞬间,不管两大强者如何震惊,长久以来对危险气息的反映在这一刻被触动了起来。

    豪言壮语、誓杀的冰冷之心在这一刻消亡,两人仅仅剩下的便只有那对活命的期盼。

    强横的内息疯狂涌动,两人已经将全身所有能够调动的内气使了出来,并全数的转化成了护体气罩,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试图在欧楚阳那惊天拳势之下,寻找出那一丝无处可寻的出路。

    白起眼望着这一幕,一向如石化般冷酷的老脸不由抽搐了起来,冷汗顺着额头悄然的滑下,片刻间浸湿了其衣领,背后已经被汗水浸透,感受着阵阵微风袭体,不自然的打起了寒战。

    “好可怕的拳。这一拳绝不是我们这些所谓的中阶武神能够抵挡的,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使出如此强大的拳法。”

    惊骇间,白起将自己活了数百年对武修之道所领悟的所有知识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最终他还是没能在自己那堪称广博的记忆中找寻出半点有关眼前这等拳威的任何资料。

    “史诗级武技?”白起想到了大陆上最强的武技,但随即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答案。

    以欧楚阳如今的修为,即便是史诗级武技,也绝不足以让傲法和罗天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这根本已经超乎了大陆上对武者抑或是武技的定义。

    “不是史诗级,便是更高,更高?”

    白起遥立在空中,感受着那弥漫着连自己都不敢去面对的滔天气势,震惊不已的同时也为自己刚刚没有与傲法、罗天同时杀向欧楚阳而暗自感到庆幸。

    森白的气旋幻化而成的巨大拳头终于落了下来,身处这巨拳之下,傲法与罗天也同时慌了神,到了这个时候,两人怎么会感觉不到那盖顶而来的拳势有多么强大,那根本就不是大陆上应有的能量。惊骇间,两人不愿坐以待毙,双掌举过头顶,一身磅礴的内气终于不再保留的使了出来。

    巨拳已致,终于撞击到傲法、罗天两大中阶武神的身上,却没有发出半点响彻天际的轰鸣。仿佛被蚕食一般,数十万乱星海域的武者眼看着那森白的拳头瞬间吞噬了在他们心目中视为神一般的两大绝世强者,甚至那森白的拳头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竟骇然的轰向了波涛汹涌的海面,沉入了海底。

    惊人的拳势降至了海洋,一个直径有着数千米的巨大海坑出现的所有人的面前,这一刻,海水仿佛害怕这拳势的余威,居然在这深坑的边缘停滞了下来,不敢涌进。

    时间变的缓慢至极,半晌过后,所有人都听到一声沉闷到极点的轰鸣从遥遥的海底传了出来。届时,方圆百里的海面顿时喷**无数道巨大的冲天水柱。

    无边无际的海水冲入了高空高达数百丈,最后便如暴雨般倾盆洒下。

    数十万人目睹了这一幕,皆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没有人想到,也没有人敢去想,这个大陆上居然有人能够使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一拳,那凛然的拳势落入海底的那一刻,以海底深坑为中心的方圆数百里之内的海岛皆是化成了大大小小无数块散落而又单一的陆地碎片。

    天空中再度恢复了蔚蓝之色,当阳光再次普照到逐渐平缓的海面时,那万道霞光的中心,只有一个人傲然凌于天际,这个人正是~欧楚阳。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眼望着欧楚阳一拳所造成的乱星海域格局的改变,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这一刻,欧楚阳在他们心中已经超越了神灵,任何称呼都不足以形容这个有着毁天灭地能力的青年。不用说,此战过后,将不会有人再敢去触犯欧楚阳的逆鳞。而他将成为整个乱星海域中神话般的人物、传奇般的强者。

    死寂的场面维持了许久,忽然,海底深处两道惨烈的身影飘然飞出,当这两人出现的瞬间,所有在场观战的武者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