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晚餐 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六章 晚餐 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肉都是现切的,保证新鲜,今天你们来得早,店里没什么人,慢慢吃慢慢聊,别着急咯。”老板娘十分热情,现切肉也没废太大的事情,反正店里面空,没有其他客人,上菜还是很快的。她将王鸽所在的这张桌子的电烤炉打开,油开始吱吱作响,林颜悟有些着急,拿起夹子就往上面放牛肉。

    “牛肉不急,先放五花,烤起来才香呢。”王鸽从林颜悟的手里把夹子抢了过来,动作无比熟练,将每一片肉均匀摊开,调整着电磁炉的功率。“待会儿就能吃了。”

    王鸽来过多次,早已经轻车熟路。

    不一会儿,菜品商圈,林颜悟感觉自己点的有些多,整张桌子都已经被餐盘堆满。在最后一次上菜的时候,老板娘还端了一小壶酒,还有两个小杯子。

    “我们自己酿的桃花酒,香甜可口,姑娘尝尝,免费送的。”老板娘笑着说道,将小酒壶放到了桌子上。

    “谢谢大姐。”林颜悟赶紧道谢,然后看着王鸽。“跟我喝点儿?”

    “二十四小时待命,你知道的。”王鸽摇了摇头,举起了酒壶打开瓶塞,在其中一个小杯子之中倒了一点儿,顿时闻到酒香四溢,酒液晶莹剔透,呈现粉红色。掂量一下,酒壶中的酒也有小半斤了。..

    “尝尝吧,我以前喝过,没有太大的酒味,反而很香甜,度数不高不会醉人的。”王鸽对着林颜悟笑了笑。

    林颜悟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在浅褐色的陶瓷之上留下了浅浅的口红印,还舔了舔嘴唇,“甜甜的,好喝。”

    看得出来,林颜悟其实是不会做饭的,肉熟没熟,总是要先问王鸽一句,然后才敢动筷子。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基本上都是王鸽在负责烹饪,而林颜悟则只是负责吃,但王鸽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能给林颜悟服务那简直就是他的福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吃了四十多分钟,林颜悟捂着肚子在座位上瘫坐下来,“我觉得我要撑爆了。”

    “烤肉这个东西,现在吃起来涨肚子,用不了一会儿就又饿了,你也不怕胖,菜还有这么多,多吃点儿。”王鸽吃起东西来开始慢条斯理,一点儿都不是在医院吃午饭那种狼吞虎咽的感觉了。

    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连吃饭都变得有趣了很多。

    “我只是歇会儿,待会儿接着吃。”尽管桃花酒的度数不高,架不住林颜悟喝的不少,一瓶酒只剩下一杯,还有些上脸,脸蛋红扑扑的,显得十分可爱。

    “你以前,跟她来过吧。”林颜悟放下了筷子,看着王鸽的眼睛突然说道。

    王鸽自然知道林颜悟口中的她指的是兰欣。他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选择说实话,“来过,跟同学们一起来过,也有单独的时候。”

    林颜悟见王鸽不瞒着自己,也还是十分高兴的,男女朋友之间确实应该如此,既然已经决定在一起,那就要坦诚相待才是。她将右胳膊放在胳膊上,用手掌支撑着下巴,可是眼神却一点儿都没有离开王鸽的脸。

    “跟我在一起,会对她有负罪感吗?”林颜悟又问道。

    说句实话,王鸽还从来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个问题。与虚紫立下赌约,想要拯救兰欣,只是一时冲动。

    而决定跟林颜悟在一起,也是一时冲动。

    人这一辈子,有很多事情都是一时冲动才去做的,而结果则是有好有坏。但是倘若人时时刻刻都保持理性,像一个机器一样的运作,那还能称作是人吗?

    王鸽现在就有一种冲动,就是将自己身上所有的秘密都跟林颜悟痛痛快快的说一遍,但是这个冲动可是万万要忍住的,绝对不能再向任何一个普通人类泄漏秘密,否则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沈慧身上的事情已经是前车之鉴,同一个错误王鸽不会犯两次。而且沈慧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还有一个天界的存在。

    “谈恋爱会有什么负罪感呢,不存在的。只是……她还没醒,我总觉得不太舒服。不对劲。”王鸽摇了摇头,“这跟你没关系。毕竟她是在我的面前除了事儿,最起码在这件事情上我感觉我有过失。就算是她醒了,除了能感觉到安慰之外,我不会再有其他的感觉,更不会做出抛弃你去追求她的事情,这一点请你万分放心。”

    “我知道她爱的不是我。”王鸽用酒壶之中的最后一点儿酒,倒入了杯子之中,举起杯子送到自己的嘴边,却又慢慢放了下来。

    “不提这个事了,我相信你。对不起,让你又想起了这些,我不该问的。”林颜悟吐了吐舌头。

    王鸽连连摆手,把自己的杯子推给了林颜悟,“没事儿,这些事情早晚都要跟你说清楚。”王鸽只是个普通人,也做不出什么在跟一个女孩子交往的同时心里还有别人的事情,这是给林颜悟一个交代,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说说你工作的事儿吧,医院里死的人多吗?”林颜悟问道。

    “多,光是经过我手的,今天就死了好几个,还有个孩子。”若是其他人问起来,王鸽肯定是含糊其辞。若是林颜悟问,王鸽肯定会详细的去回答,满足她的一切,尽管这是在饭桌上。

    “压抑的很吧,天天死人。救不回来,压力很大的。”林颜悟说道。

    “还好了,有的时候见怪不怪。就是觉得……受伤和死亡的方式在不断的刷新着我的世界观。每一次出车都有可能面临着以前从来没见过的场景。”王鸽说道,“就拿大前天那事儿来说吧。一个年轻人下了夜班,上午九点多在家里洗澡,太困了一个没站稳滑倒摔了脑袋,颅骨没事儿,颅内大量出血,做完手术现在还在急诊重症监护室里呆着,估计人……”王鸽摇了摇头。

    “那我以后洗澡,可得小心点儿了。我出事儿的时候也算挺奇葩的了,你说五一广场那井盖子,天天多少人踩过去都没事,就我踩上去摔了下去。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啊。要不是那井盖子掉了,我也遇不到你啊。说到底,我还得谢谢它呢。”林颜悟喝完了最后一杯酒,又举起了筷子开始吃肉。

    “摔断了腿,谢它干啥,好歹没做手术呢,开了刀要留疤的。”王鸽赶紧说道,“你那腿现在没事儿了吧?”

    “本来就不太严重,一点事儿都没了。上次还去复查,拍了片子,大夫说当初断掉的骨头一点儿缝隙都看不出来,还直夸我身体素质好呢。怎么,要是留了疤痕,腿不好看了,你还嫌弃我啊!”林颜悟在桌子下面,脱掉了小皮鞋,用穿着裤袜的脚碰了碰王鸽的小腿。

    王鸽瞬间感觉到一阵热流从胸口往头顶和身下的两个头上涌去,“干我们这行的,要正视病患,不带任何歧视……”他赶紧咳嗽了两声。

    “你是不是,喝的有点儿多啊。”王鸽小声提醒着,对面林颜悟的眼神越来越迷离,脸也越来越红,最重要的是,桌子下的那双腿到处乱撩,搞的王鸽心神不宁。

    “我……不太会喝酒。跟你在一起多喝点也没事,反正喝多了被你欺负那也不算欺负了。”林颜悟用略带勾引的眼神看着王鸽,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绕道他的身旁。嘴巴靠在王鸽的耳朵上轻轻的吹气,“我买了电影票,晚晚场,打听好了你明天上午不上班,我今晚可以不回宿舍的……”

    “咳咳,我去洗手间,肉给我留着哦!”林颜悟一路小跑离开了大厅。

    王鸽坐在座位上,面红耳赤,看着林颜悟的背影,走路的步伐没有一丁点儿喝多了的痕迹。这丫头是在逗自己呢。一瞬间,救护车司机、阎王接班人、死神监控者等重要的身份和职责涌入了王鸽的大脑,迫使他身上某个肿胀的部位快速的冷却了下来。

    林颜悟在洗手间补了个妆,又跟王鸽风卷残云似的收拾掉了桌上剩菜,两个人都觉得撑得不行,距离电影开场还有点儿时间,待会儿打车去就行,就决定先压压马路,还有助于消化。

    “白天还挺暖和的,傍晚真的有点儿凉,春天啊。”林颜悟的脸色已经逐渐回复,只是不知道刚才的所谓“酒话”还做不做数。

    “谁知道呢,湘沙的天气一直反复,今天天气好,听说明天后天又要下大雨。一直到五月份之前,都不能算作是转暖吧。”王鸽看了看身旁衣着单薄的林颜悟,把自己身上的救护车司机制服脱了下来,还好这套衣服是今天早晨刚换的,虽然忙了一天,还有那么点儿消毒水的味道,可总归比满是血腥味、呕吐味、排泄物味或者是王鸽的汗臭味强不少。

    他把衣服披在了林颜悟的身上,“让你出来穿这么少,再给冻的感冒了。”

    “有你在,我不怕的。”林颜悟挽起了王鸽的胳膊,“当初你在那电井下救我上去的时候我就知道,只要是你陪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的。”

    一辆救护车从前方十字路口的地方闯着红灯呼啸而过,王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怎么,跟我在一起还想回去干活啊。”林颜悟也停下了脚步,看着那辆救护车。

    “不是。救护车一旦触动,八成是有人危在旦夕。我们脑子里面想的都是这些东西,你别见怪。”王鸽赶紧收回了目光,继续跟林颜悟往前走。

    “原本想着,下班了那就应该有个下班的状态嘛,自己找点乐子,放松一下,别总给自己那么多压力。可是看你这状态……啧啧啧”,林颜悟一边说着一边摇头,“自己肯定是找不到什么娱乐项目了。没事儿,以后这样的事儿就交给我了,保证你玩到爽。”

    “那我还真是拜托你了呢。”王鸽笑着说道,“只要我没事,还真想多出去走走。湘沙市这么大,没怎么好好玩过呢。”王鸽说完,自己就先愣了一下,怎么感觉,这有点儿乌鸦嘴的意思。

    几秒钟过后,确认自己的身边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之后,他才慢慢的安心下来。

    “你怎么了?”林颜悟看着王鸽自己在那愣神,又不断的观察四周,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事儿,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去看电影吧。直接打车。”王鸽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就在看到屏幕的那一刹那,一个电话从屏幕上跳跃起来,手机顷刻震动。

    来电显示,那是铁大致的号码。

    “是铁队长,快接啊!”林颜悟也看见了屏幕,催促着王鸽。“万一有急事呢。”

    “老铁,求你,别在这种时候!”王鸽接起了电话,“我今天什么情况你都听他们说过了,如果有紧急任务能不能……”

    “兄弟,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可是这不是紧急任务,也不是故意打扰你……”铁大致那边支支吾吾,声音也十分低沉,“赶紧来一趟医院,孙队出事了。”

    “什么?”王鸽瞪大了眼睛,好在心理素质比较好,赶紧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人怎么样,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小时前,刚送到医院,情况不太好,具体的诊断还没出来,余主任亲自组织的会诊,你先来吧。”铁大致说道。

    “四十分钟内我一定到!”王鸽挂了电话,转头就想要对林颜悟道歉,林颜悟却用眼神阻止了他。

    “我跟你一起去,他对你一定很重要。”林颜悟也没等王鸽回答,直接伸手拦车。

    “电影……你可以跟朋友一起去看,现在还来得及。”王鸽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定十分紧急,我又有什么心情去看电影。不论去哪里,只要跟你一起就好。赶紧走吧,看你急的。”林颜悟拉开了出租车的车门,先把王鸽给塞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伸手用手掌擦掉了王鸽脑门上的汗。

    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冷汗已经布满额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