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影神道 > 第472章 赤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72章 赤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是对手!

    完全不是对手!

    从头到尾,李一完全就不是徐玄的对手,徐玄甚至手都不用出,光是幻术,就足以置他于死地!

    谁说幻术杀不了人,只是因为不懂幻术而已!

    “本该取你性命,但念在同门之谊,留你一口气,若有再次,必当诛灭!”

    徐玄冷冷的瞥了一眼对掌之间,一下子晕死过去的李一,昂首阔步朝着核心弟子大殿走去。

    “走,离开这里,不要招惹此人,通知其他的师兄弟,此人,太过强横,并非一般的核心弟子,不好招惹。”看到徐玄走进了核心大殿,一些弟子,纷纷交头接耳,随后相继离开。

    而核心殿堂之中,一些长老,尊者,这一幕,自然都是看在眼里,不由暗暗惊奇,眼神中发射出奇异的光芒,不过他们并没有生事,静观其变,尤其当徐玄走进来之后,更是如此,怪异的气氛氛围。

    而此时,核心大殿的某处时空打开,显现出来火红的海洋,竟然是一片熔岩岩浆,一下子撕裂时空口子,要透过裂缝,迸发过来。

    而裂缝之中,一道影子,从中飞闪了出来,随手时空关闭,岩浆熔岩被阻隔在时空之外,而大殿之中,一个一头火红色头发的年轻人,昂然出现,他一出现,顿时整个大殿都充满了炽烈的熔岩岩浆气息,就好像从岩浆中走出来的熔岩巨兽一般!

    而这个人赫然是一个中年男子,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如同火浪一样,随着风儿飘舞,看上去显得很是威猛,这个男子身穿一身火红色的,跟徐玄十分相似的火焰御神袍,同样的火焰形状的条纹纹理,看上去很是不一般,他的面容十分坚毅,脸上的痕迹,充满了故事,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一双眼眸,更是饱经沧桑,仿佛蕴含着道不尽的风花雪月。

    这个人一出现,顿时引起了整个大殿所有人的注意,所有的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他,看着他。

    “这是,赤融大师兄……”

    “虚,赤熔大师兄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喊他的名字,因为他觉得这个名字并不好听。”

    “看大师兄的手中,那是谁的头颅,天啊,我没看错吧,那是……吸血鬼之王,该隐的人头!”

    “我的天,该隐是八次雷劫,炼魂成神的盖世强者啊,该隐师兄,居然将他的头颅取走了,大师兄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一些。”

    核心殿堂之中,并不是冷静奚落,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不断的有人进出,这一下赤熔一出现,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显然赤熔是都熟悉的人,人人都知道有他的存在,这一下一现身,都纷纷震惊和仰慕起来。

    尤其是当看到他手中的头颅的时候,更加的震惊了,甚至一些女弟子,都恨不得直接贴身上去,这样的情况,在这个境界,在仙道之中,是十分罕见的。

    “该隐已经死了,他的头颅,诸天万界,找不出第二个,赤熔,你办得很好,这件事情你完成的太好了。”几个长老尊者走了过来,看着迟蓉手中的头颅,“好了,你也辛苦了,快去领悟你应得的奖励吧,这个任务奖励可不是一般的丰厚,足够你潇洒很多天了。”

    “多谢几位长老。”赤熔笑了笑,他虽然目中无人,但是表面上该有的客套,还是要有的。

    随后他的眼神,看向徐玄,顿时徐玄就感觉到对方的目光灼灼如烈日,十分的强大,而且他的目光之中,拥有一股透彻心扉的魔力,很是厉害。

    任何的手脚都没有用,就仅仅是一道目光的力量,就威猛如斯,徐玄不由心下生出寒意,此人厉害,实力超凡脱俗,要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的太多,已经到了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步了。

    不过虽然对方目光炎炎如烈日,灼烧自己的身心,但是徐玄不为所动,所有的炎日,到了身前,便被一股力量给扭曲开来,随即都消散无无形。

    “嗯?你很厉害,是新来的弟子吧,能有如此修为,经受住我一道目光的,很不错,很不错。”看到徐玄在无声无息之间,就化解了他的目光瞳力,她不由的微微一动,道,“你叫什么名字?”

    “徐风。”徐玄笑了笑,报了名字,眼神看向赤熔,“你叫赤熔,你的熔遁很不错,竟然修炼到血如贡蒋的地步,你的身体,是天生的一种熔岩身体,能随着熔遁,将自身身体熔岩化,因此你便有着洞彻一切力量,而你的目光,自带着熔岩瞳力,都能够让人直接陷入熔岩的幻境之中。”

    “你很淡定。”赤熔眉头一皱,看着徐玄,“而且你很傲气,一般的弟子,看到我,无不适战战兢兢,躲躲闪闪,你不一样,你不仅不怕我,甚至我能感觉到一股傲然的之意,在你的身体之中兹荡着,你要做什么,想讨战我么?”

    听到赤熔这话,徐玄不由不语了,虽然他杀死了八次雷劫的强者,是见过的所有天才中拔剑的存在,但是却不至于令徐玄畏惧的地步,起码徐玄有十成的把握,干掉此人,只不过需要耗费一些功夫而已,对方的身体是熔岩之体,要一下子杀死,没那么可能,只能不断的造成重创,将对方的实力削弱到一个极致,然后再直接炼化,不过却也很困难,因为是熔岩之体,所以可以化作一滴岩浆,只要逃走一丝,就能力敌重生,这种身体,非常的厉害。

    不过很明显赤熔非常有自信,对徐玄说话的时候,都是居高临下的样子,这一点,令徐玄很是不爽!

    “喝?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圣王么?不过一个小小的七次雷劫而已,居然如此的桀骜不驯,算什么东西,我还不敢跟你说话,真把自己当根葱!”徐玄冷冷一笑,不屑的道。

    “嗯?”赤熔一听徐玄这话,双眼猛地爆发出了两道火红色的烈焰,这是实质真实的火焰,熔岩之火,朝着徐玄,电射而来,随后就将徐玄全身包裹住,将徐玄灼烧起来。

    “在我面前玩火,你确定不是在自焚么?”

    徐玄手掌一动,一朵黑色的火焰,呈现出来,随后赤熔点射过来的两道火焰,便消融在了黑色的火焰之中,眨眼间消失不见。

    “熔岩之体,在我面前,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你赤熔的能力,在我的面前,是自找死路,你以为随便一个人,都那么好欺负,如今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么?”徐玄手托着一朵黑色的火焰,这多黑色的火焰,如同万火之源一般,赤熔的火焰碰到这黑色火焰,如同见到了老祖宗一样,海纳百川,乖乖的融合了进来,眨眼之间,便都消散于无形之中了。

    “好!”

    火焰消散之后,赤熔只是说了一个好字,并没有其他的话语,但是人人都能感觉的出,这个好字一出,无穷的杀机弥漫在了整个大殿,风暴皱起,而徐玄,则身在风暴的中心,随风摇摆不定,似乎随时都要翻船。

    “徐风,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手段,所以才敢跟我这样说话。”赤熔眯起了眼睛,冷冷的道。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的气量,我一眼就看到了地,有什么值得忌惮的,我如果愿意,随时都能镇压你,对于你这样的弱者,我又何必在意呢?”徐玄仿佛没有看到赤熔流露出来的杀意,旁若无人的淡淡的笑道。

    “我会让你知道的。”赤熔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闭上,立马又睁开,精光爆射,身后的时空打开,熔岩若隐若现,就要降临这里。

    “哈哈哈,想不到堂堂的熔遁使者赤熔,居然有一天会被人小瞧,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新晋升的新人,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啊!”

    一道声音,突然间横插了进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寒意,这股寒意,起初的时候并不如何出色,引人注意,但是随着时间,骤然间越来越强大起来,越来越寒冷起来,时空,也越发的蕴含冷意,随后徐玄就感觉到了整个核心大殿都仿佛陷入了冰天雪地之中,又或者有人施展大手段,将整个核心大殿,挪移到了北极的冰川当中,寒冰无比。

    随后一道蓝色的身影,从冰川之中横空出现,周围飘着雪花,缓缓从虚空落下。

    这一股寒意,跟洪荒的简直一木一样,冰遁使者,这个女子,是冰遁血继限界的拥有着,冰遁使者,叶蓝!

    而这个女子的冰遁,要比洪荒的强大,他们之间,不是造诣的差距,而是体质的差距,这个女子的体质,是冰肌玉骨体,一身冰骨,随时化冰,并不比赤熔的差,可谓是不死之身,厉害无比了。

    冰肌玉骨体和熔岩之体,不相上下,也不分高下。

    “叶蓝,你来这里做什么,莫非这里的事情,你想要插一手?”赤熔看着出现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忌惮的神色,似乎对眼前的女子十分忌惮一样。

    “我对你的事情,没有兴趣,听说你杀死了该隐,这个号称吸血鬼之王的人,拥有八次雷劫的实力,想必杀死了他之后,你收获到的东西,大丰收吧,不过这些我都不感兴趣,我只是路过群英殿听说了有一个叫做徐风的弟子,一招就杀死了百变尊者,连百战尊者忌惮无比,直接吓退,而且听说东皇明珠亲自出手,施展枉死经,都被你轻易化解,这样的杰出天才,门派中有这样的人物,我当然要来看一看是何等风采,没想到却是行动如此迅速,居然来到了核心大殿。”

    这个女子一出来,立马就是对着徐玄说话,似乎在针对徐玄一样,眼神看着徐玄,似乎对徐玄十分的好奇,又或者好奇徐玄是何方神圣一样。

    这个女子的秘密,徐玄也一眼看了出来,万花筒血轮眼的瞳力,能够看穿一切,这并不在话下,冰肌玉骨的体质,很是罕见。

    “叶蓝,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么?”

    看见这个女子的出现,赤熔弹抖了一下身体,徐玄顿时就发现了他的全部力量都调动了起来似乎对这个女子十分忌惮,而且一副随时都要出手的样子。

    “我说过了,我是对这个能与东皇明珠打成平手的人感兴趣,能够接得住他的枉死经,这样的实力,就足以令我注意。”叶蓝再次道,之前他已经说过同样的话了,只不过赤熔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徐风?”

    叶蓝目光看向徐玄,道。

    “这没有什么,东皇明珠虽然有几分实力,枉死经也是上古奇功,但是对于我而言,却不算什么,只要不惧怕他的死亡之力,有着克制的办法,就足以对付他,此人我也可以随意击杀,只不过此人是神州东皇门的人,所以我自然是留手一些,不然被杀死的话,别人会如何的看我太玄门的弟子,只怕会认为我太玄门的人太过于骄横了,为了不给门派带来影响,所以才手下留情而已,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都会被你们知道了,实在是有些意外。”徐玄一副不屑的表情说道。

    似乎对于叶蓝的凝重和看中,有些不屑一顾,狂傲的姿态,尽显无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