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进化之超越星辰 > 00775 无限的死局(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0775 无限的死局(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玫瑞的突然落败震撼的不仅仅是杨语蓉等人的内心,更是所有或追随或反抗着玫瑞的那些人的内心。

    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存在简直就像是真真正正的神一般存在着,他轻描淡写的击败了玫瑞,让这场看起来永无休止的恶战迅速的收尾。

    ‘怎么会……她不是拥有芙蕾雅之血吗……怎么会就这么死了?!’杨语蓉不需要去试探玫瑞的脉搏她也知道玫瑞已经不会再醒来了,生命的力量从她的灵魂深处被完整的剥离出来,然后就这么远去了。

    神秘人在说出那句:“你们真可怜。”之后就站起身看向了杨语蓉。

    被那目光直视,杨语蓉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

    ‘这才是真正的超越者?真正的神吗?难道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才是中心之帷真正的主人?’杨语蓉早已不记得当年中心之帷的创立者是谁了,但她脑海中那个朦胧的轮廓此刻却在逐渐清晰。

    “你在害怕吗?”神秘人问。

    杨语蓉闻言一怔,继而怅然一笑……怕……她当然害怕……不过并不是对死亡的害怕。

    一如玫瑞被杀死前所流露的神情。

    杨语蓉感觉自己的存在就像是个笑话。

    是拿着橄榄枝塞进掠夺者枪口里的小孩子,她所坚持的善良成了她最大的弱点。

    所以杨语蓉点点头:“对,我现在很害怕。”

    他笑了,走过来,手就这么放在杨语蓉的头顶,像是在宠溺自己的妹妹一样说道:“怕就对了,你应该有所畏惧,而不是自以为活的足够透彻,这样你才能对着世界保留尊重。”

    杨语蓉怔怔的看着他,记忆中的画面开始重叠。

    ……

    “怕黑是很正常的,不要讨厌它,更不要讨厌你自己,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怕了,那就意味着,要么你已经死了,要么你已经无望了。”

    懵懂的小女孩用同样的眼神怔怔的看着那早已不再记得的面孔。

    “可是……我还是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够坚强,要不然我一定会走过去的!”小女孩思考了一阵后,捏着衣角,看着十分的倔强。

    他闻言笑了:“好孩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不过在这世上,只有最胆小的人才会向所有人证明他的强大,所以……不要再纠结了,你应该正视你自己。”

    这些话说的很透彻,可小女孩真的明白了吗?

    或者说……已经孤独的活在这世上几千年的杨语蓉明白了吗?

    没有……她从来都没明白这句话,因为在她的理解中,这些话是在安慰她,也是在变相的贬低她,是因为她不够强大,才得到了这样的评价。

    极端的思想,没有节制的对自由的向往,杨语蓉像一簇奋力燃烧企图照亮全世界的火焰,却唯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光明的极限就是黑暗!

    ……

    “你到底是谁?”杨语蓉问。

    他轻声一叹,缓缓抬起手,摘下了那面具。

    露出了那张相貌平平,却有着超然一切的气质的脸。

    看到他真容的瞬间,杨语蓉的瞳孔骤缩,随后浑身颤抖的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不可能的啊!!!!!!!”

    面具之下的男人究竟是谁?

    同一时间确定目标真容的苏可可和肖晴都开始进行大数据检索。

    但是在数据库中居然连一个长的很相似的人都找不到……因为他那双眼睛太过特殊了……双瞳星眸,看淡一切……

    ……

    “不管他是谁,总之这家伙很危险,我们必须做好迎战准备。”肖晴的想法很简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敌人已经现身,那这一战就避无可避了。

    “别着急,我觉得目标有些奇怪,你等我采集到更多的数据后再做下一步打算吧。”苏可可的表现要稳重的多,她一边和人类这边共享着数据,一边向无光之城汇报战况。

    然而得到的回应却是“稳住,再等等。”

    等……苏可可当然希望等,可她愿意等,这个轻易秒杀玫瑞的存在会给她时间吗?

    正想着,忽听那神秘人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算有……大概也就是我求死的心吧……不过很可惜,那是奢望。”

    奢望?!!!

    杨语蓉一把打掉他的手,退后几步道:“你为什么要回来?”

    “因为……我看到了一些希望。”他答。

    “赛欧什?”

    他点点头:“对,包括他。”

    杨语蓉一怔:“还有谁?!”

    “还有……‘归乡’计划的所有参与者,你们很聪明,这让我很欣慰,但也很头疼。”他终于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杨语蓉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的确就是她记忆中那早已模糊的轮廓,可不同的是,他对这世界的看法变了很多。

    “你仍旧主宰这一切?”

    他轻轻一笑:“更确切的说,是这一切主宰者我,你应该已经理解了吧,太阳东升西落,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这些……”

    杨语蓉默然不语,她的确已经理解了,可她不愿意接受。

    “好了,不要用那副表情看着我,这不是你的错,你应该对此心存敬畏。”说罢他从杨语蓉身边走过去,向着那废墟的中心而去。

    杨语蓉站在原地,低着头,双手攥的很紧,以至于指甲都扎进血肉。

    ……

    “洞里好黑啊……”小女孩心惊胆战的看着那个高大的,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她的表情已经传达的很明确了,她害怕,她不想继续走下去了……

    可他却说:“没事的,我就站在这看着你,你如果真的害怕,就闭上眼好了。”

    小女孩听到这话的时候表现出的并不是安心,而是浓浓的失落,不过她转过身去,把这伤心藏了起来。

    暗暗给自己打气,然后攥紧小拳头,一步一步的走进那黑暗。

    潮湿……阴冷……看不见尽头的世界里,小女孩现在唯一能够依赖的大概就是他还在看着自己吧……

    可是走着走着,小女孩撞到了一个东西。

    冰冷……僵硬……

    但却有点熟悉。

    她害怕的尖叫起来,然后不顾一切的向来路跑去,结果一转身,又撞到了一个东西,但这一次,他是温暖的,而且那双手还将她紧紧的抱紧了怀里。

    “别怕,我说过我会一直在你身后的。”

    女孩一听这话,立马大哭起来,但却安心了,她这才意识到从她向黑暗中走去开始,他就一直紧紧的跟随。

    于是接下来的路变得畅通了许多。

    当女孩真的走出那洞口后,看到一片蔚蓝色的大海,那种豁然开朗给她一种犹如隔世之感。

    可这时兴奋的女孩回过头,却发现他并没有跟上来。

    也就是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停下了,剩下的那一段可能蛰伏着无数凶险的道路是她自己走过来的。

    一阵阵后怕的女孩极力不去想象那黑暗中有什么,她就这么一路向前奔去,把自己完全的呈现在阳光下。

    但女孩并没有注意到,在她向着海浪奔去的时候,沙滩上一头远古的猎手也被惊醒过来。

    ……

    “站住……”杨语蓉沉声道。

    他听到了,却没有停下,手中拿着的狗牌碰撞在一起,发出类似风铃,却十分凄婉的声响。

    “站住啊!”杨语蓉猛地回过身,随后双手一挥,蔓延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转瞬间就把整个中心区域遮盖进去。

    天空中的苏可可一惊,她立马切换侦测模式,可是那漆黑的犹如暗夜的东西却无法被穿透。

    “糟了!”苏可可恨恨的说了一句,然后眸光一闪,所有流光界卫都开始舒展身形,转眼间就在天空中构筑成一道由星光十字组成的圆环。

    “你要做什么?!”肖晴急忙问道。

    “我来打开这迷雾,你们躲远一些。”

    说罢苏可可飞身而起来到了圆环的正中,此刻的她背后弹出翼展五米的光翼,宛如一位从天而降的战斗天使。

    她抵达中心后,高举右臂,瞬时间,一把璀璨夺目的光剑出现在手中,而所有的流光界卫都开始环绕中心旋转,并且在它们旋转的同时,受到加持的光剑降下一个纯白的冠冕,它缓缓落在苏可可头上。

    而苏可可则在“加冕”之后,光剑斩落。

    瞬时间,千万道金光扎进那黑暗之中!

    但是,这声势浩荡的一击落入黑暗却有如石沉大海,连一点动静都没发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反过来那黑暗还有如实质一般顺着苏可可手中发散的光束蔓延上来。

    眼看着情势不对,苏可可立即解除了战斗姿态,所有的流光界卫也都停了下来,这才避免那黑暗的侵蚀。

    如此诡异的场景苏可可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她本以为这顶多是某种特殊能量的凝结纠缠,可真正开始攻击后苏可可才发现这黑暗本身是如此的纯粹,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连光都可以吞噬。

    ‘黑洞吗?’苏可可想了想会后就排除了这个荒谬的想法,如果这星球上真的诞生了这种超重力奇点,那莫说她刚才的攻击会被无效化吞噬掉了,整个盖亚星可能都在劫难逃。

    不过……

    ‘真是让人好奇啊……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苏可可在意的不是这力量本身,而是杨语蓉和那神秘人之间的关系,这两个顶级存在现在关起门来算账,对其他好奇心很强的人来说可就烦的很了。

    而也就在这边苏可可这边第一次尝试攻击无效后不久,那边肖晴发来消息称,他们已经完成了和目标c的接触,并确认目标c的身份正是消失许久的勒米帝亚和一个被标记为已死亡的苏米。

    确认这一点后苏可可立马赶过去。

    到了目标点c的时候,勒米帝亚正站在一群远征者中心,不过已经从被围观的状态变成了被守护。

    看到苏可可时,勒米帝亚高兴坏了,这么久以来,她总算是遇见一个比较熟悉又要好的朋友了。

    苏可可见到勒米帝亚也很高兴,不过她更关心的是勒米帝亚身后的那个女孩。

    这个被标记为已死亡的苏米在苏可可的档案记载中是个十分关键的人物,她存留于李博安的记忆片段之中,而且有着极高的地位和重要性,那么这样一个看着普通的女孩到底有什么值得李博安如此重视呢?

    现在看来原因已经很明确了,苏米的确有她特殊的地方。

    只不过这种特殊表现出来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清楚这特殊到底意味着什么。

    冲天而起的金光还在,但苏米已经不再痛苦,现在的她盘膝而坐,有如修行者一般双目紧闭,看起来像是已经入神其中。

    苏可可便问道:“她是不是已经完成化身了?”

    勒米帝亚摇摇头:“不确定,因为按照之前的经历来看,苏米成为守护者之后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去往光铸之卡巴拉创造的拥有无限之光的位面,可现在她却没有走。”

    苏可可走进一些看着苏米,同时尽可能多的采集者数据向无光之城反馈。

    萨曼莎接到数据后分析道:“这是一种近似于超弦构造的时空矩阵元素,它们按照通常规则来说是不能存于三元的世界中的,但现在它们却以三元的方式展开了,这很奇怪,而且有违现存科学秩序。”

    苏可可答道:“萨曼莎,科学可不是秩序本身,它顶端算是一个很小的开端,说不定透过这些我们能进一步改良和精进我们的族群呢。”

    萨曼莎:“是的,这些数据很有价值,我会好好的分析学习的。”

    “嗯。”苏可可也明白以她们现在拥有的技术想要破解所有的谜题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也就只能依赖所见来仿照神念化的故事进行理解。

    而在相关的神念故事中。

    光铸的卡巴拉是临摹中心之树——卡巴拉所创造出的,光的守护者。

    在它所创造的位面中,黑暗是不存在的,所有纯粹的灵都可以获得最终的安宁。

    这种听起来极其玄乎的概念如果换成更容易理解的东西来分析,那就意味着光铸之卡巴拉的位面应该是一个近似于数据收藏夹的地方。

    纯粹之灵就是个体的情报样本代称,当人死去之后,他的所有信息,都会变成这样一种情报样本然后被上传保存在这个收藏夹内,在那里,它们是静态待激活的状态,也就是所谓的最终的安宁。

    如此一分析,一理解,这个神念的故事听上去也就没那么难懂了。

    只是苏可可明白,她们的确可以按照这种方式去思考,但在真正的实施操作上,想要把一个人的全部情报样本抽离然后放置在一个静态的地方予以保存,其技术要求和实施难度都是极高的,因此,或许对某个人可以这么做,但要想对许许多多,甚至所有人……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若不然,也不会有数序世界与人类世界最终分离的情况了。

    因为人类转换为数序存在,说是转换,倒不如说是模拟和临摹,这种转换和上述所说的情报样本抽离保存还是存在着极大的差异的。

    目前已知的,以这种方式获得永生的大概也就只有杨语蓉一人了,但她的情报样本究竟保存在哪里,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在这边思考一阵后,苏可可突然苦笑道:“帝亚姐,我现在越来越明白什么叫认知的越多,就越糊涂了……”

    勒米帝亚闻言也是一阵无奈,不过她心中很平静:“认知是一个圆,它越大,你接触到的问题也就越多,不过不管怎么说,收获还是有的,这是一种进步,更是一种进化的变现。”

    苏可可点点头,可眼前的问题无法解决的话,又从何谈起安心的接受进化呢。

    所以她又道:“森哥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还没回来?”

    勒米帝亚一听这话,情绪立马低落了很多。

    “不知道,大概他现在仍在找寻答案的路上吧……”

    “呃……还在路上?这都什么时候了啊!”苏可可无语了。

    勒米帝亚却突然笑起来道:“说来也奇怪,按理说以现在的情况,我应该很着急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所有这一切都似曾相识,好像就在记忆的上一站,我才刚刚经历过一样。”

    “嗯?”苏可可闻言一惊,这话说的就很微妙了。

    “天空变得灰暗只是开始,当真正的凋零降临,我们都会沐浴在光芒中消散,然后……然后……”勒米帝亚把心中的感觉描绘出来。

    苏可可越听越是心惊,她一把抓住勒米帝亚的手道:“姐姐,你的意思是说,你曾经看过这结局?”

    勒米帝亚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么吓人。

    她怔怔的看着苏可可,然后突然恍然醒悟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知道雾欢在哪了!”说着,勒米帝亚就急匆匆的奔着废墟内部冲去。

    苏可可见状急忙跟上去道:“姐姐,等等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