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 484.倒打一耙,母子决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84.倒打一耙,母子决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沈清澜的神情一直都是淡淡的,几乎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对她来说,沈君泽虽然是她堂弟,但他们的感情就真的没有那么好,今天之所以会出来,也是因为接电话时沈君泽的情绪很不对劲。

    沈君泽其实也不是真的需要沈清澜的安慰,他就是想单纯地找人倾诉一下而已,“姐,我跟我妈已经不能坐下来说话了,我现在不冷静,她也不理智,根本说不通。”

    “那就冷静一段时间,然后再好好谈谈,其实你妈这样的行为不是不能理解,她不过是想保证你以后的生活,你要想真的让她放心你,跟卢进才断绝关系,你就要让她相信,你是有能力的,不用靠任何人你也能让她过上好日子,让她能全身心依赖你。”自己立的起来才是最重要的,不然谈什么都是废话。

    沈君泽点点头,“我知道了姐,我会努力的,我会向我妈证明,我也会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他神情坚定,与事情刚发生的时候相比,现在的沈君泽身上少了一份愤世嫉俗,多了一份沉稳干练,难怪沈君煜不想放他离开呢,毕竟是沈让的血脉,好好培养,不至于真的变成废柴。

    跟沈清澜聊了之后,沈君泽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这才注意到沈清澜的面前竟然是一杯白开水,不好意思地开口,“姐,你怎么没点咖啡啊,我帮你叫一杯。”

    “不用,喝咖啡我晚上容易失眠。”沈清澜拒绝,没有说她现在正在备孕,这种事情还是等确定了之后再说比较好,想到这里,沈清澜算了算时间,差不多还有十天就可以做早孕检查了。

    沈清澜轻轻靠在椅背上,一脸的闲适,沈君泽看着沈清澜,轻声开口,“姐,我以前是不是特别让人讨厌?”

    “确实挺让人不爽的。”沈清澜倒是也不客气,直接承认。

    沈君泽淡笑,一点也没有觉得难堪,人的主观意识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曾经看不顺眼的时候,这个人哪怕是一句很平常的话,都能让他联想出一系列阴暗的意思,现在看明白了一些事情就什么话听在耳中都是为他好。

    “姐,以前的事情我再次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你已经道过歉了。”沈君泽为之前的事情已经道歉了不止一次,沈清澜也不想揪着不放,“以后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既然过去了那就过去。”她并不喜欢一件事反复地说,会让她觉得烦。

    “姐,你说人是不是特别奇怪,以前我总觉得你看不起我,一副冷冰冰又高傲的样子,你说我是不是脑子有病?”沈君泽调侃自己。

    “不,我以前确实看不起你。”一个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仗着父母的宠爱就无法无天。

    沈君泽一怔,随即苦笑,“也是,曾经的我确实没有什么能让你们看得起我的地方,不过以后我绝对不会这样,我会让你和君煜大哥都知道,你们对我的帮助不是白费的。”

    “既然有决心,就好好做,我能帮你的我已经帮了,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

    沈君泽狠狠点头,“姐,你放心吧。”

    “以后有时间的话就多回家看看爷爷,陪爷爷吃顿饭,老人家年纪大了,也没几年了。”

    沈君泽鼻子一酸,“好。”

    ************

    军区大院门口。

    卢雅琴想要进去却被拦住不让进,“我真的是沈家的儿媳妇,你们不信可以问问。”

    警卫员没有放行,“没有证件不能进出,而且我们这里也没有你的身份登记。”要是真的是沈家的儿媳妇,怎么会连身份登记都没有呢。

    军区大院里住的一般都是军官的家属,为了进出方便,每个住在这里的人都需要进行身份登记,以便查验,而外面的访客,则需要证明身份的证件,要是没有证件,就带电话让里面的人出来,领着进去。

    卢雅琴三者都没有,警卫员自然不能让她进去,毕竟里面可是住了不少高级军官呢。

    卢雅琴没有沈家的任何人的联系方式,甚至就连老宅的电话也在他们被赶出沈家的时候被她负气删了,实在没有办法了,卢雅琴采取了最笨的办法——在军区大院门口大吵大闹,引来了行人的注目。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被警卫员打电话告知了沈家,未免卢雅琴继续在外面丢人,沈老爷子最终还是同意了让她进去。

    卢雅琴是来沈家算账的,他们让她跟她儿子离心离德,破坏他们的母子关系,她自然要来讨个说法。在来的路上,卢雅琴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开口,但是这些话在看到沈老爷子那双锐利的眼睛时顿时就说不出来了。

    她局促地坐在沙发上,双手绞着衣角,沈老爷子坐在对面,“说吧,什么事情。”

    卢雅琴面色犹豫,她很怵沈老爷子,尤其是沈老爷子那双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眼睛,总是让她异常不自在。

    “有事情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沈老爷子最不耐烦这样的人了。

    “老爷子,你们帮助君泽我没有意见,我也很感激。但是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说。”卢雅琴像是想明白了,鼓起勇气说道,“我跟君泽是亲母子,他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

    “没人说他不是你生的。小说网”楚云蓉坐在沈老爷子的边上,听了这话,皱眉,卢雅琴的语气就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卢雅琴看着优雅地坐在那里的楚云蓉,眼底闪过一抹嫉妒,就因为楚云蓉的出身比她好,所以就能得到沈家的肯定,外界的人也只知道沈家有个儿媳妇叫楚云蓉,哪里知道她卢雅琴的名字,就算有人知道,想到的要是“哦,原来她就是那个上不得台面,不被沈家承认的女人啊”,这样的目光在二十多年前她体会过,后来回到国内,她都已经改头换面了,结果还是摆脱不了那一层身份。

    她曾经是陪酒的,这不错,但是她不卖身,她的身子是干净的,要不然当初沈让也不能跟她在一起。

    现在呢,沈让死了,沈君泽是她唯一的依靠,可是沈家就连这一点都不给她保留了,挑拨她和儿子的关系,这是想做什么?逼死她吗?逼死了她,对他们沈家到底有什么好处?在外人眼里,大家也不知道她这个人的存在不是吗?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脾性,卢雅琴觉得,以前就是她太过忍让的缘故,才会让沈家觉得好欺负,今天她倒是要跟沈家好好掰扯掰扯其中的道理。

    “按照道理我应该叫你一声嫂子,但是我想你们应该也不想我这么叫,毕竟你们沈家高门大户的,从来看不起我这样的小门小户。”卢雅琴一开口语气就很冲,这让楚云蓉和沈老爷子同时皱起了眉头。

    “我今天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毕竟阿让已经走了,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我是为了君泽事情来的,自从君泽去了君澜集团上班之后,这几年一直很少回家,我们母子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少,我不知道这是你们沈家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意思,但是从小君泽就是一个十分孝顺的孩子,要是没有人跟他说些什么,我想他不至于这样。”

    沈老爷子眼神越发凌厉,看的卢雅琴新一颤,“你的意思是我们挑拨你们母子之间的关系,不许君泽回去看你?就算是这样,又如何,卢雅琴,你别忘记了,当初我说过,想要沈家帮君泽,条件就是你离开君泽,跟君泽断绝关系,现在只是君泽很少回家看你,你这就上门兴师问罪了?你是觉得现在君泽翅膀已经硬了,不需要沈家了是吧。”

    卢雅琴自然没有这个意思,这家毕竟是棵大树,能靠还是要靠的,她就是想问问沈家,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这样想的,卢雅琴也这样说了,楚云蓉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感情他们帮人还帮出错来了是吧,“这话要说清楚,我们当初会帮沈君泽是看在二弟的面子上,我们君泽去君澜集团上班也是他自己愿意的,他跟你关系疏远更多的是你自己的原因,这一点你心里心知肚明,你现在将事情都赖在我们的头上,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吧。”

    “我不讲道理?我今天就是过来跟你们讲道理的,你们口口声声说没有挑拨君泽跟我的关系,过去的先不说,就说现在的,你们让他离开君澜集团,去创业,跟他舅舅作对,这不是挑拨是什么?他舅舅从小就特别疼他,现在舅甥两个闹得就跟仇人似的,这难道不是你们的错吗?”卢雅琴越说火气越大,心中对沈老爷子的那一点畏惧也消失无踪了。

    “呵呵,”楚云蓉冷笑,仿佛是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一般,“你说这话的时候摸摸良心,君泽跟他舅舅是怎么回事,你比我更加清楚,要不是卢进才抢了二弟的公司,还将君泽从公司排挤了出去,君泽会恨他舅舅?”这一刻,楚云蓉是真的觉得卢雅琴这人是有病,就跟一条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卢雅琴神色一僵,心中很想骂娘,只是还不等她开口,沈老爷子就先开口了,话是对楚云蓉说的,“云蓉,打个电话给君泽,让他现在回来一趟。”

    “好的,爸。”

    “等等,将他叫来做什么,又想挑拨我们母子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你们怎么这么狠得心。”

    楚云蓉懒得理她,拿出手机就给沈君泽打电话,结果手机刚拿出来,就别卢雅琴一巴掌给拍在了地上,“你们沈家除了会仗势欺人还会什么?”

    沈老爷子眼神凌厉,“卢雅琴,这不是你发疯的地方,你要是继续这样,就给我滚出去。”

    “又让我滚,我会走,但是今天你们沈家要给我一个交代,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是我后半辈子的依靠,不许你们挑拨离间,你们要是再敢挑拨离间,我就出去跟那些媒体记者说你们沈家仗势欺人,不肯承认我这个沈家的二儿媳妇,要不让母子相聚。”

    这就是典型的倒打一耙了,沈老爷子的眼神就像淬了冰一般,楚云蓉的脸色可谓是非常难看了,宋嫂见状,连忙悄悄给沈君泽打电话。

    沈君泽很少来沈家,但是逢年过节是一定会过来看看老爷子的,沈家的人都是有他的联系方式的。

    “什么,我知道了,我现在立刻过来。”沈君泽正在和沈清澜在咖啡厅聊天呢,就接到了宋嫂的电话,他看了沈清澜一眼,眼底是难堪之色,“姐,我现在要回老宅一趟,我妈去沈家了。”

    沈清澜眼睛微闪,站起来,“一起去吧。”

    幸好他们也没有去很远的地方,就在军区大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所以很快就到了,刚刚进屋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是卢雅琴将桌上的茶杯给砸了。

    沈君泽脸色一变,快步走过去,就看见他妈拿起烟灰缸,打算将烟灰缸也给砸了,“妈,你在做什么?”沈君泽怒吼。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卢雅琴吓了一跳,烟灰缸到底是没有砸下去,她回头看见儿子那张铁青的脸,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儿子,你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打算将沈家都给砸了?”沈君泽神情冰冷,看了一眼地上的狼藉,冷冷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妈竟然会到沈家来闹事,“妈,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我我”刚刚还理直气壮的卢雅琴在看到沈君泽的表情时,顿时就说不出话来,“我只是”

    “君泽,你来的正好,你妈说是我们挑拨你们母子之间的关系,所以你才会独自搬出去住,才会对她不冷不淡的,甚至连家都不愿回,你跟你妈好好说说,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楚云蓉气得脸色都发白了,就没见过这么泼辣的人,几句话不和就动手砸东西,要不是沈君泽和沈清澜赶到,她都打算叫警卫了,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她今天也豁出去了。

    沈清澜先注意到的是沈老爷子,见他虽然也是怒容满面,但是好歹脸色正常,微微放心,不过看着卢雅琴的目光就没有那么温暖了。

    沈君泽听了这话,脸色黑成了锅底,“你就为了这件事跑到沈家来闹事?妈,沈家的任何一个人从来没有说过你一句的不好,他们也不曾让我远离你,相反的,大伯母还常常劝我不要光顾着工作,要经常回去看你,哪怕是陪你吃一顿饭。”

    “君泽,你不要为他们说好话,要不是他们,你怎么会疏远妈妈,我们曾经是最亲密的母子啊。”卢雅琴拉着沈君泽的袖子,着急地说道。

    沈君泽冷眼看着她,“我们会疏远是因为卢进才而不是因为沈家,你应该感谢沈家,拉了我一把,没让我彻底变成一滩烂泥,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叫什么吗?恩将仇报。”最后四个字,是从沈君泽的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的手上和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可见是气得不轻。

    今天上午他们母子刚因为这件事吵了一架,现在他妈就跑到沈家来闹事了,这让他以后怎么面对沈家的人?他妈真的有一点点为他考虑吗?

    “如果不是他们在你面前说你舅舅的坏话,你和你舅舅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的地步,这一切还是他们的错。”卢雅琴不管人家说什么,就是认定了这件事是沈家害的,在她的逻辑思维了,沈家就是罪魁祸首。

    沈君泽失望地看着他的母亲,转身,干脆利落的给沈老爷子和楚云蓉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爷爷,大伯母,今天的事情是我妈的错,我代她向你们道歉,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给你们一个交代。”

    卢雅琴拉他,“君泽,你凭什么道歉,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的错。”

    “那你是承认这件事是你的错了?”沈君泽冷冷地反问。

    卢雅琴一噎,“我也没错,就是他们沈家的错,当初他们要是同意我和你爸的事情,我们也不至于远走他乡这么多年,我和你爸成了京城的笑柄,而我们回来之后呢,他们也没有对外宣布我们的存在,我们就是外人,甚至在你的父亲去世之后他们还将我们赶出了沈家,这些你难道都忘记了吗?”

    “妈,你能不能讲点道理,这件事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沈君泽怒吼,“你不要颠倒黑白行不行?”

    他缓了缓语气,对沈老爷子说道,“爷爷,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改天再登门赔罪。”说着,也不管卢雅琴的挣扎,强行将她带离了沈家。

    从头到尾,沈清澜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这件事交给沈君泽处理是最好的,“宋嫂,将这里打扫一下,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楚云蓉叹气,倒是没有迁怒到沈君泽的身上。

    “爷爷,您没事吧?”沈清澜比较关心的是沈老爷子的身体,要是卢雅琴将沈老爷子给气出了好歹来,那么她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不过所幸老爷子的身体还不错,而且经历了那些大风大浪,今天的这些对他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就是心情受了影响而已。

    沈老爷子摇头,“爷爷没事儿,你们怎么会一起回来的?”

    “刚好在谈事情,接到电话就一起回来了。”沈清澜淡淡说道,“爷爷,我扶你上去休息一会儿吧。”

    沈老爷子点点头,他今天虽然没有气到,不过卢雅琴声音很大,吵得他脑仁疼。

    ********

    沈君泽带着卢雅琴回到家里,将家门摔的很响,“妈,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你想跟沈家讲什么道理,让沈家给你什么交代,你跟我说说,我给你交代。”刚到家,沈君泽就发火了。

    卢雅琴的火气还没消呢,“你这是做什么?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妈,这话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真的是为我好吗?而不是为你的那点私心?你要是真的为我好,就不会去沈家闹事,更不会在沈家砸东西,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我妈还有这么有血性的一面。”

    “君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不为你好是为了谁?”

    “为了你自己的那点私心,不要打着为我好的旗号说事儿。”

    “沈君泽,你是真的鬼迷心窍了是不是?我为了你跟你舅舅低头讨好,当初沈家将我赶出去的时候我说过什么吗?现在你竟然要离开我,早知道这样,我当初生你做什么,我就应该掐死你。”

    “是啊,你生我干什么?你当初想的是嫁进豪门做少奶奶,谁知道沈家手段那么强硬,宁愿不认我爸也不愿意让你嫁进沈家,现在,你选择的丈夫又早早地走了,你是不是特别后悔当初嫁给我爸。”沈君泽今天是真的被卢雅琴的举动气到了,说话也有些不管不顾的,他以前就是一个混不吝,这几年虽然长大了很多,但是从小的行为习惯也不是说变就变的。

    啪,一巴掌再次落在了沈君泽的脸上,“沈君泽,你说的人话吗?”卢雅琴伤心地说道,没想到在儿子的眼里,她竟然是个贪慕虚荣的人,当年她是真的喜欢沈让,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要不然她也不会跟沈让远走他乡这么多年。

    “沈君泽,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说我,唯独你不行。”

    沈君泽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不该一时口不择言说了那些话,但是他是真的生气,“妈,对不起。”

    “他们沈家看不起我也就罢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连我的儿子也不看不起我,我出身低是我能选择的吗,难道我不想跟楚云蓉一样,出身在一个富贵家庭,有花不完的钱,高贵的身份,身份相当的丈夫,得到婆家的喜爱与认可,而不是跟我一行,被生活所迫,无奈选择了一份不太体面的工作,沈君泽,我就算欠了全世界,我也不欠你的。”卢雅琴泪眼婆娑,是真的伤心了。

    “妈,我的道歉,刚才是我口不择言了,是我的错,我没看不起你,你也知道我生气的根本不是这件事。”

    “不就是我去沈家找他们理论你不高兴了吗,但是君泽,我有说错吗?要不是他们,我们的关系至于到今天这地步吗?”

    “妈,这件事跟沈家没有关系,是卢进才,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沈君泽是真的烦躁,怎么感觉跟卢雅琴说话就是说不通呢。

    “要不是沈家在背后挑拨离间,你跟你舅舅的关系也会很好。”卢雅琴已经认定了这个事情,就跟自我催眠一样。

    沈君泽很想暴走,他在客厅里来回地走着,双手叉腰,努力地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尽量心平气和地与他母亲说话。

    “妈,我们都冷静一下,坐下来好好谈谈。”

    卢雅琴也不是真的想跟儿子吵架,坐下来,沈君泽坐在了她的对面,“妈,今天我要是有什么话说的不对,然你伤心了,我道歉,是我不好。”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见他道歉了,卢雅琴也就心软了,也放缓了语气,“君泽,妈妈不是真的想跟沈家怎么样,妈妈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你好,我知道你心里恨你舅舅,说真的,妈妈也不赞同他的做法,但是君泽,现在我们已经是寄人篱下的状态了,你舅舅要是真的想对付你,那是很简单的事情。”

    “你先别说话,先听妈妈说,我知道你想说沈家会帮你,但是沈家真的出手了吗?是,他是将你培养起来了,让你变得比以前更好,可是除了这个之外呢,他们要是真心想要帮你,那么就应该帮你将你爸爸的公司拿回来,交给你,这件事对于他沈君煜来说就是举手之劳,但这几年他们眼睁睁看着你舅舅将公司发展壮大,哪里有帮你的意思?”

    沈君泽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母亲,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想的,“妈,沈家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我当初差点将清澜姐的孩子给弄没了,他们依然选择原谅了我,还在我最难的时候伸手帮我,难道这些还不够吗?”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得寸进尺,是否曾经的他也是这样的面目可憎呢?

    “那孩子不是没掉吗,而且还活蹦乱跳的,现在说这些干什么。”卢雅琴就不愿意提起沈清澜的那个孩子,就是因为那个孩子,沈家人将他们赶出了大门,这件事她记一辈子,至死不忘。

    “妈,你非要这样是吗?好,撇开沈家是亲戚的身份不谈,我就问你一个最实际的问题,你这样得罪沈家,难道就不怕他们在我的事业上使绊子?”不是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他好吗?这么实际的问题想过吗?

    “他们不会的,毕竟你是你爸唯一的儿子,你爸已经死了,他临死之前让他们照顾你,他们没有做到,已经是亏欠了你爸,怎么还敢在你事业上做手脚,妈妈早就想过了。”就是因为这样,她今天才敢上门去闹事,要是沈家真的因为今天的事情就给沈君泽使绊子,那么她也不怕鱼死网破,要丢脸大家一起丢好了,反正她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沈君泽是觉得心中一股怒火直冲脑门,他想他真的要被他妈给气死,担心出口的话太过伤人,沈君泽死死压住了自己想说话的欲望,深呼吸了一口气,“妈,我看你也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再谈下去,势必要发生更大的争吵。

    “君泽,你先等等,你听妈妈说,明天跟妈妈一起去找你的舅舅,你既然要办新公司,那妈妈也就不反对了,我们再去跟你舅舅说说,让他也帮帮你,你舅舅从小就疼你,肯定不会拒绝的。”卢雅琴见沈君泽不反驳,就以为自己是劝动了他,立即提出了心中的想法。

    沈君泽的眼神再次冷下来,“妈,其实这才是你的目的是不是?在你心中,卢进才才是你的亲人吧,我、沈家都不是。”

    “君泽,你怎么能这样想的,卢进才他是我唯一的哥哥,是你唯一的亲舅舅,是与我们血脉相连的人。”

    “呵呵,那你之前答应我的跟他断绝关系的话呢,都是放屁吗?”沈君泽忍不住爆了粗口,明明上午才答应的事情,下午就反口;明明知道自己跟卢进才是水火不容,势必要你死我活,还妄想着自己向他低头,祈求他一点点的怜悯,就为了她那点所谓的亲情,这就是他的母亲,他曾经以为最爱他的母亲。

    卢雅琴看着儿子冰冷的目光,眼神闪躲,“那个,君泽,你听妈妈跟你说。”

    “不用说了,妈,我早就说过,有我没他,你既然这么喜欢的你的大哥,认为他比你的亲生儿子更加重要,那么以后你就跟他过去吧,这个家我不会再回来了,以后我的死活也不用你管了。”原本还想卢雅琴好好谈谈的沈君泽忽然就放弃了,他觉得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他的母亲其实最爱的还是她自己。

    他站起来就想走,卢雅琴一把拉住他,“君泽,你这是要跟妈妈恩断义绝吗?”

    “如果你认为是,那就是吧,你说我不孝也好,没良心也罢,今天我的话就放在这里了,以后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沈君泽想掰开卢雅琴的手,卢雅琴抓的死死的,就是不放开。

    “君泽,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妈妈,我生你养你,你是要给我养老送终的,你不能丢下我,绝对不行。”

    “妈,我再叫你一声妈。”沈君泽定定地看着卢雅琴,神情变得十分平静,他已经不想生气了,也没脾气了,此刻的他头脑异常的清醒,他现在特别理解沈老爷子当年的做法,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他的母亲确实配不上他的父亲,不是因为出身,而是因为思想观念,人生理念,有些东西无法选择,比如出身,但是有些东西是可以后天培养的,比如提高你自己的修养。

    “妈,你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后路,你有一个愿意照顾你的人,而我,注定是要做个不孝子了,你可以恨我,不用原谅,要是有下辈子,记得千万不要再找我做儿子。”

    他使劲掰开了卢雅琴的手,卢雅琴保养的十分好的指甲都被他掰断了两根,可见用力之猛,卢雅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君泽扬长而去。

    “君泽!”卢雅琴伤心地大喊,这一次沈君泽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现在住的地方。

    这一夜,沈君泽喝的烂醉,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来到了沈君煜给他注册的公司——博凯地产。

    “沈总,你来了。”秘书早已在公司门口等着他,秘书早就知道了这家公司的老板是谁,而今天这个老板会正式开始上班。

    沈君泽点点头,望着眼前这幢高楼大厦的第十五层,那里是他现在的办公地点,这家公司虽然现在只有小小的一层楼,还是租的,但是他有信心,一定会将公司发展壮大,以后他会买下一整栋大厦作为他们的办公地点。

    “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沈君泽将目光收回,淡淡开口。

    秘书小刘点头说道,“已经准备好了,关于那块地皮的所有资料都已经放在了您的办公桌上,包括其他竞争对手的资料,这次地皮因为位置一般,所以来竞争的都是一些小公司,像卢氏地产、君澜那样的大企业根本看不上这次的竞标,而其他的对手公司对我们的底牌不是很了解,这次我们的机会很大。”小刘尽职尽责地汇报着自己所掌握的消息。

    这位秘书是沈君煜亲自给找来的,能力很强,要不是沈君煜亲自出面邀请,恐怕她还不愿意来沈君泽这样的刚起步不久的小公司。

    “辛苦了,虽然这次的地皮很小,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等我们慢慢做大了,以后我们就可以跟卢氏地产抗衡。”沈君泽并没有因为这次是个小案子就有所放松,在君澜集团的这几年,他所学到的一点就是,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意,你都要全力以赴,只有将小生意做好了,你才能做好大生意,先学会走,才能跑的更快。”

    沈清澜是三天之后才知道沈君泽和卢雅琴母子闹翻的事情,她倒是没想到这次沈君泽竟然这么决绝,不过这小子骨子里藏着一股狠劲儿,会有这样的选择也不奇怪。

    “能帮的我们都已经帮了,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了。”沈君煜淡淡地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转移了话题,“哥,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跟嫂子一起出去度假了?我已经问过你秘书了,你最近不是很忙,要不跟嫂子出去度个假吧,你跟嫂子不是正准备要孩子吗,换个环境,也许孩子就来了。”

    沈君煜觉得妹妹这个提议很靠谱,立即给温兮瑶去了电话。

    ------题外话------

    沈君泽跟他妈妈决的母子关系出现了裂痕,无法修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